第2章 伦敦的金鱼们02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你看出了什么?”

    “被害人的四层脂肪组织就像蛋糕一样被切开,他这是被解剖了;没有抵抗的痕迹,说明凶手这么做时被害人已经死了;没有犹豫或慌张之下的伤口,每个伤口都有条有序,那么凶手应该受过医学训练;被害人的肾脏被取走了,这并不奇怪,开膛手杰克也从被害人身上取走了肾脏。说到这个,你知道在《白雪公主》的故事里,王后想要取走的是白雪公主的肺和肝吗?”艾琳没等来有人接话,她抬起头来看到一群呈“=口=”神情的苏格兰场警官们。

    艾琳眨了眨眼:“你们不知道吗?”

    以雷斯垂德为首的警察们:“……”重点不是这个,好吗?

    “我不会存储这种无关紧要的知识的,即便我以前知道但已经被我删除了。”夏洛克说着也眨了下眼睛,站了起来。

    雷斯垂德探长艰难的打起精神来:“夏洛克已经两分钟了,你发现了什么?”

    “被害人大约二十七岁,体力劳动者,这从他手心上的老茧,还有粗糙的皮肤可以判断。曾有过一个女朋友,但不久前分手了,很明显的他的朋友们拉他来酒吧散散心,争取再有个艳遇玩个一夜情。事实上,他也成功了,成功的遇上了一个女人,他们迫不及待到连去找间汽车旅馆都不顾了,就来到这条小巷子里了。然后我们的被害人没想到的是,一夜情是没玩上,却把自己的性命丢了。哦,另外还丢了肾脏。”夏洛克斩钉截铁的说完,浑身散发着一种自信傲然的气势。

    “看在上帝的份上——”

    雷斯垂德探长这一如既往质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有一道声音迅速插-入进来,“凶手是个女人,这也就说得通了。我从多诺万警官那里了解到前三名被害人,都是群体活动,聚在酒吧里喝酒然后猎艳,其中一个是在开单身派对,那么暂且假设他们都是直男,唔,这点很重要。”她说着还郑重的点了点头,周围一群人黑线的同时,也都明白,要知道这里可是腐国,我腐我骄傲的大英伦!“让一个直男离开他的朋友,就只有女人了。”

    夏洛克由衷的称赞道:“看在上帝的份上,我周围终于出现了个用大脑思考问题的人了!”

    艾琳偏过头来看向有着有如羊毛一样卷发男人,试探的问:“我想知道,这是对我的夸奖吗?”

    “当然!”夏洛克纡尊降贵般点头。

    “那你真是有特别称赞人的技巧。”艾琳也礼尚往来的回赞道。

    围观了他们有来有往的苏格兰场小分队:“……”

    一向嘴快的安德森幽幽的说:“头儿,我觉得我们的膝盖已经被射成蚂蜂窝了,心疼膝盖。”

    刚才被艾琳点名的多诺万警官,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她那被夏洛克点名过的膝盖,突然就想静静了。

    而其他队员默默的点头。

    雷斯垂德顿感心力交瘁,他深吸一口气,艰难的打起精神来:“好吧,凶手是个女人,可你们难道让我在结案报告里写着:我们是根据“热心市民”逻辑性和非逻辑性的推理,从而得到这么一条关键性的线索?对,夏洛克我说的就是你,这里是苏格兰场,我们不搞“通灵”那一套。”

    ——以雷斯垂德探长为首的苏格兰场小分队,和群嘲技能满点的咨询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待久了,总不会一直在群嘲下处于被动状态的。得说,这还真是……可喜可贺啊。

    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夏洛克理所当然的反问:“那不是你们一直都在做的事吗?”咨询侦探和雷斯垂德领导的小分队合作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们都“合作”了好几年了。

    雷斯垂德:“……”他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这时候夏洛克的手机响起了来短信的声音,他掏出来一看:“good,茉莉已经把前三具被害人的尸体给我准备好了,我有一个想法,我得过去进行验证了。”

    雷斯垂德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我能问问——”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咨询侦探已经风风火火的离开了,修身大衣一如既往的翻滚出一个很有气势的弧度。

    雷斯垂德吸气再吸气,他还是没忍住,背过身咒骂了一声“操蛋的夏洛克”,然后一转头就对上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雷斯垂德:“……”在这样一双眼睛的注视下,好探长莫名觉得真尴尬了,“你——”

    “um,我想说的是,我也许看到了嫌疑犯,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画一幅素描画出来。”年轻的亚裔女人露出了个纯然的微笑,她见探长没反应,想到什么似的默默加了句:“这是合理又合法的热心市民提供破案线索的方式吧?”

    雷斯垂德:“……嗯。”心有点累。

    ……

    从案发现场马不停蹄得赶到巴兹医院的夏洛克,在验证了自己的想法后,难得的打电话通知了雷斯垂德,探长刚接通了电话,夏洛克的“炮语”就扑面而来:“上帝啊,这一次苏格兰场再次证明了你们绝对是拉低伦敦整个智商的存在。你们难道就没注意到三名被害人手背上的印章吗?当然,你们没注意到,那是一家酒吧的入口章,只不过被害人手背上的印章是那家酒吧在五年前改名字前的入口章。我们的凶手就是凭靠着这个印章,找上被害人的,这显然说明了五年前的酒吧对凶手有特殊的意义。”

    雷斯垂德终于等到夏洛克停下来喘气了,他赶紧说:“夏洛克,我们已经抓到凶手了。”

    夏洛克:“……”

    “是的,你没听错,我们抓到她了!”雷斯垂德探长自动把夏洛克的沉默当成了震惊,莫名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爽感,这促使他继续往下说,“克丽丝·托马斯,她正在被审讯,看来离认罪不远了。”

    夏洛克:“……”

    雷斯垂德:“……”

    雷斯垂德认输了,一如既往的,他说实话了:“是因为琳·艾,这名字实在是太拗口了,是艾琳,她看到了嫌疑犯的模样,我们根据她画的素描画像,找到了嫌疑犯。”

    这一次回答探长的不再是夏洛克的沉默了,而是“嘟嘟——”显然,夏洛克结束了通话。

    雷斯垂德:“……再见。”

    ……

    艾琳从苏格兰场出来,看起来有点漫步目的压马路,一辆出租车驶过来在她旁边停下来。

    “可以和我喝杯咖啡吗,艾小姐?”出租车的客人从车里下来,站在车旁,朝艾琳露出了一个纯然的笑容,唔,显得他很好相处的那种笑容,同时还带有点帅气,再加上他那双漂亮无双的眼睛里闪烁着期待,让人,尤其是女人都不忍心拒绝。

    总得来说,现在的咨询侦探表现的就像是在邀请女孩子来一次浪漫约会,尽管他坐的是出租车。

    被他邀请的女孩子露出了欣悦的神情,并附带了一个灿烂不掺假的笑容:“能直接去吃饭吗?我饿了。”

    侦探先生脸上的夏洛克式笑容难得没有瞬间收回去:“当然。”

    他们到了位于诺森伯街一家餐厅,刚一进餐厅就感觉到一股暖气袭来。夏洛克很绅士的给艾琳带了位置,他自己脱下了身上的大衣,露出了里面同样修身的西装,和一件紫色的衬衫,很好的贴合着他的胸腹部,都能隐约看出点肌肉的痕迹。显然,咨询侦探是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

    因为餐厅里很暖和,艾琳也顺手把穿在外面的红色的大衣脱了下来,她在里面穿了件白色衬衫,修长的双腿包裹在洗旧了的深蓝色牛仔裤里,简单的搭配让她更多几分英气。

    夏洛克再次扫视了她一圈,眉头几乎都要拧起来了,就在这时候餐厅的老板过来了,他笑呵呵的送上了一个营造浪漫气氛的蜡烛,暧昧的看了一眼艾琳,和夏洛克握了握手:“怪不得夏洛克你特意打电话过来让我晚点关门呢,原来是有约会。”

    老板很热心的要给夏洛克助攻,就转头和艾琳说:“这个男人帮我洗清了谋杀嫌疑。”

    “这是安吉洛,两年前我向雷斯垂德证明了,当一起极为残暴的三重谋杀发生时,安吉洛正在城市另一头入室抢劫。”夏洛克平铺直叙的说着,艾琳若有所思的说:“这确实是个在时间性和地点性上都有效的不在场证明。”

    安吉洛一看觉得有谱,就再接再厉得帮夏洛克说好话:“多亏了夏洛克,不然我就得去坐牢了。”

    “事实上你后来还是去坐牢了。”夏洛克显然没领会到安吉洛的好心,安吉洛显然也习惯了,把菜单拿过来让他们点单后,就不做电灯泡的离开了。

    等到安吉洛一离开,夏洛克脸上硬挤出来的假笑就落下了帷幕,他双手成塔状紧紧盯着正在低头看菜单的艾琳,突然变换了一副热切而礼貌的面貌,“我以为我们有必要正式认识一下,夏洛克·福尔摩斯。”他说着还伸出了手。

    “琳·艾。”艾琳再度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和侦探先生握了握手。

    这气氛远远看上去十分的美好,安吉洛老怀甚慰,心想:大龄处男夏洛克·福尔摩斯脱处有望了,这绝对是上帝保佑。

    殊不知,下一刻美好的气氛陡然就变了——

    夏洛克咄咄逼人道:“那么,艾小姐,你可以好心的告诉我,你是怎么非法入境的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