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伦敦的金鱼们12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看在上帝的份上!”雷斯垂德捂着如同装了石头一般沉甸甸的胃,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不是让你们别插手这个案件了吗?现在为什么还能在案发现场看到你们?”

    雷斯垂德探长觉得他早该在他们去盘问凯特·埃文斯最后出现的酒店时,就该想到的——当他们去盘问门童,门童很诧异的说“你们的人不是来问过一次了吗”,他们就没必要继续问了,只要按照那门童指的方向循着过去就行了——或许还要更早,在苏格兰场时不让夏洛克插手这桩案件,而夏洛克表现的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时,和夏洛克认识都有四年了,早该知道他是什么德行的!从不认错,从不悔改!

    现实再一次证明了!

    “夏洛克,你把我的证件还给我!”雷斯垂德不容拒绝的要求道。

    夏洛克从兜里掏了一个警-官-证出来,递给了雷斯垂德。

    雷斯垂德原本还在心里怀疑夏洛克怎么这么好说话了,接过警-官-证一看,“wth!你什么时候偷了多诺万的证件?”

    “哦,拿错了。”夏洛克又从兜里掏出一个来,这次是雷斯垂德探长的了,他还“好心好意”的说,“这个你留着吧,我房里有的是。”

    雷斯垂德忍不住吼他:“夏洛克!”

    夏洛克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让雷斯垂德觉得早知道他就该多吞两片和胃片的。

    至于艾琳,她这次什么都没说,她默默低着头看脚尖。

    “头儿,案发现场不在夏洛克·无业游民·福尔摩斯的脸上,虽然他的脸也是够比别人长的了,所以现在能过来看真正的案发现场吗?还有,我想你得做好心理准备,千万别吐了,相信我,案发现场真的不需要再增添呕吐物了。”安德森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雷斯垂德深吸一口气,瞪了夏洛克一眼,没好气的说:“滚你的蛋吧!”

    夏洛克让开半步让雷斯垂德过去查探真正的案发现场,艾琳挪过来:“夏洛克,成为一个优秀的侦探需要掌握的技能,比我想象的还要多很多。”

    ——在他们找到凯特·埃文斯尸体,也就是现在他们所在的案发现场的过程中,夏洛克先使用了黑客技能,查到了凯特·埃文斯信用卡最后使用的地方;等他们到了那家酒店时,他们亮出了警-官-证,从苏格兰场顺来的警-官-证,这里使用了无声无息的偷盗技能←这是两项新点亮的技能,令艾琳大开眼界,在某种程度上来讲。

    “优秀,不,是独一无二,我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咨询侦探。”夏洛克意气风发着,就像他那一头卷毛很招摇。

    然而艾琳却问:“可你的演绎法不是和麦考夫学的吗?”

    一语噎住咨询侦探,他偏过头紧盯着艾琳,艾琳也歪了歪头,“难道我说错了?”

    这还真是无可反驳,演绎法是麦考夫自创的,然后教给了宝贝大弟夏洛克,在同龄人都在玩泥巴的时候,福尔摩斯兄弟们已经演绎人生百态了。自觉输了一筹的夏洛克咬牙切齿的说:“现在你的任务是,把我原先还给雷斯垂德的警-官-证重新拿回来。”

    艾琳把话问清楚了:“你是说多诺万警官的吗?雷斯垂德探长的刚才已经被你又拿回来了。”

    夏洛克哼了一声:“知道了还不快去!”

    艾琳眨了眨眼,终于意识到侦探先生又开始“豆腐心刀子嘴”了,很配合的说:“好的,先生。”

    雷斯垂德先是被血腥的案发现场弄得胃里翻腾——当然不是说好探长专业素质不到位,只是这次案发现场尤其的血腥。凶手模仿开膛手杰克杀害了化名为玛丽·凯利的凯特·埃文斯,在原案中,玛丽·凯利是开膛手杰克杀害的最后一人,也是最残忍的一次,不仅被割喉,身体还被解剖了,一条胳膊被肢解了……总之,即便是苏格兰场小分队,在看到时候也十分不适——又被多诺万告知记者们已经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蜂拥而至了,探长揉了揉胀痛的眉心,让多诺万去封锁消息,在这种浑噩的情况下看到了若无其事又浑若无人散发粉红气息的二人组,一股无名火就烧到了大脑,雷斯垂德恨恨道:“夏洛克,这次你只有三十秒!”

    ……

    ……

    这时候又该安德森了:“头儿你今天是真吃错药了,这时候你该做的是把污染犯罪现场的人赶走,而不是主动要求他留下来。”

    雷斯垂德:“……”他真是昏了头了。

    “谢谢你,盖瑞。”夏洛克一扯手上的橡胶手套,发出“啪”的一声,就像是替主人得意的欢呼一样。

    雷斯垂德:“……你从来没记住过我的名字,是吧?”

    现在既然话都说了,雷斯垂德也不好收回了,就给夏洛克半分钟。

    “你最近一个星期来是不是常感到上腹部钝痛,还感觉到泛酸和嘈杂,雷斯垂德探长?”艾琳语气里带上了几分担忧,眨巴着黑白分明的眼睛专注的看着雷斯垂德。

    雷斯垂德一愣:“你怎么知道?”

    艾琳倾斜了下头望向夏洛克,雷斯垂德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正看到夏洛克几乎是整个人趴到被害人的尸体上去了,对,夏洛克,“夏洛克告诉你的?不对,是你跟夏洛克学的?”

    艾琳把握有多诺万警-官-证的手自然而然的抄进夹克兜里,一脸真诚的说:“我想你得了胃溃疡,探长,最好还是尽快去医院看一看。”

    雷斯垂德被唬的一愣一愣的,“哦,哦。”什么时候夏洛克和他女朋友也包看病了?真是怪了!忠厚的探长先生想东想西的,被安德森的“三十秒到!”给拉回现实,他也顾不得想那让自己感觉智商被碾压的事情了,转而把注意力放到现在的案件上,本来是想问夏洛克看出了什么,但哪想到脱口而出的话变成了——

    “夏洛克,你看出她得什么病了?”

    夏洛克:“……她脑死亡了。”

    苏格兰场小分队:“……”头儿,这是什么鬼问题?

    雷斯垂德:“……闭嘴,安德森!”

    安德森:“……”他还什么都没说呢,虽然他正打算开嘲了。

    艾琳:“……”艾琳觉得她还是什么都不要说的好了。

    犯罪现场一时间陷入了短暂的寂静,好在雷斯垂德的手机响了,打破了这微妙的气氛。搞了个大尴尬的探长先生,看也不看的就把手机接了起来,“雷斯垂德。”

    下一刻他的脸色就凝重起来,以眼神示意其他人不要说话,放了公放,里面传来了一道没有经过刻意伪装的声音:“现在你们看到我的作品了,是不是也觉得比克丽丝那个婊-子粗制滥造的作品好一百倍?要知道我可以分毫不差的还原了当年的一切细节,相信我,这世界上没有人能做到这么完美了。”

    凶手!

    “是你!”

    “当然是我,福尔摩斯先生也在,那就更好了。我知道是他帮助你们苏格兰场破了克丽丝的模仿案,苏格兰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碌碌无为,请代我向他问好。”

    说完这句话后,对方就单方面结束了通话。

    “多诺万,你去把技术小组叫过来,追踪刚才打过来的这通通话,看能不能追踪到凶手的位置?”雷斯垂德虽然也很恼火凶手竟然这么肆无忌惮,不但送包裹到苏格兰场,竟然还打电话来挑衅警察,果然就像是夏洛克说的那样,自命不凡!“夏洛克,你有什么想说的——他人呢?”

    案发现场哪里还有夏洛克上蹿下跳的身影,不仅是他,就连他的女助手也不见了。

    苏格兰场小分队纷纷摇头,他们刚才都专注着听凶手打进来的电话了,根本没注意到他们俩什么时候不见了。雷斯垂德皱了皱眉,“算了,别管他们了,赶紧干活,我们一定要抓到那个混账,到时候——”

    安德森顺嘴接了一句:“到时候头儿你一定要用手机糊他一脸,把他那嚣张的嘴脸给砸个稀巴烂。”

    ——flag已立!

    事实上,在凶手说到“福尔摩斯也在”时,夏洛克就冲出了案发现场,他锐利的眼睛在警戒线外的围观人群中扫视着。不仅仅是因为凶手提到了他,还有听筒里传来的背景杂音,都暗示着凶手就在外面围观,围观他制造出来的“作品”,藐视着苏格兰场的警察们,这让他感到无比兴奋和性奋,殊不知这一通电话透露出更多关于他的信息。

    夏洛克判断出一个方向后,就跑了过去。

    艾琳慢了半步跟出去,在看到夏洛克去“按音索骥”去搜寻凶手时,她并没有跟上去。相比于其他人认为这是一起模仿案——这当然是一起模仿案,开膛手杰克出名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他也不可能活到现在——艾琳却多了一个选择,那就是开膛手杰克的鬼魂作祟,毕竟凶手再三强调了克丽丝·托马斯是拙劣的模仿,还强调自己作案的完美再现。

    艾琳舔了舔嘴唇,她想她现在有事要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