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伦敦的金鱼们14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等夏洛克报完警,下一刻就恢复了正常的模样,夏洛克式的演技不可谓不是收放自如。目光一转,就注意到艾琳瞪大了眼睛的模样,夏洛克一扬眉:“让你吃惊了?”

    艾琳神色一正,道:“提醒神脑。噗——抱歉,没忍住。”夏洛克正该看看他刚才的神演技,声音里饱含了感情,近距离发现抢劫案时的惊慌失措,看到有人受伤时的担忧,还有后怕,但脸上的表情非常的不到位,简直和声音处在了两个不同的世界里,违和感不能更大。“哈哈,我其实是想说你的演技很神奇。”

    夏洛克脸耷拉下来,他把手机放回大衣兜里,平板无波的说:“我以为你现在要专注在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上,而不是我的‘演技’上。”他特意在“演技”上加重了音。

    “好的,先生。”艾琳努力控制住笑意,可夏洛克式的演技就是戳中了她的笑点,她……就变成低头忍笑了。

    夏洛克这下脸真黑了,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艾琳一眼,他往外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炫耀欲早已爆棚了,“仔细想想咱们的凶手先生,觉得他能像开膛手杰克一样聪明,所以就接二连三的挑衅苏格兰场,就像是今天在凶案现场外打来的电话。被害人是三天前被害的,凶手不可能时刻都监控着犯罪现场,可他又需要到案发现场外观察着他的‘作品’,那么他是如何在那么短时间内得知警察们的赶往了案发现场呢?”

    “他还知道是你帮助苏格兰场破了上次那起模仿案——”

    “是你,但你作弊!”侦探先生纠正道。

    艾琳反驳道:“可你不是说过‘黑猫白猫,抓住耗子的都是好猫’吗?”

    夏洛克皱眉:“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了?”

    艾琳“唔”了一声:“或许你说过,但你删除了。”

    夏洛克半眯着眼睛盯着艾琳,很笃定的说:“不,我没有。”

    “好吧,你没有,所以我可以继续说我原先被你打断了的话了吗?”艾琳爽快的承认了,让夏洛克哽了下,把头扭开了快速的说:“他当时也在案发现场外,如果说一次是巧合,但两次就不能说是巧合了。那他是怎么知道的呢?最有可能的是他手中有警用无线电,现在我报了警说他买作案工具的古董店发生抢劫,他听到了肯定会忍不住来确定的。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来个瓮中捉鳖。”

    他没有第一时间得到艾琳的回应,就转过头来看她,正好看到艾琳用手背抵着唇,他皱了下眉,却在艾琳抬眼看他的时候,松开了眉改为挑着眉:“喝了提醒神脑的咖啡让你想睡了,well,真是神奇的咖啡。”

    艾琳却好像没听懂夏洛克的讽刺似的,她还煞有其事的点头附和:“确实很神奇,我下次喝茶好了。”

    夏洛克:“……”

    艾琳话还没有说完,“你放心,就算我现在处在减益状态,我还是会保护好你的——”她又慢吞吞的补充了个称呼,“先生。”

    夏洛克脸又黑了。

    然而命运就是那么的神奇,整日里在伦敦上蹿下跳练就了一身矫健身手的侦探先生,在最后还是被处在debuff状态下的小艾同志给“美救英雄”了——

    雷斯垂德在目睹了犯罪嫌疑人的惨状后,第一时间却是去看安德森,安德森被他看的毛毛的,却还坚强的把槽给吐了:“头儿看来有人暗恋你啊,不然怎么就有人替你用手机糊了犯罪嫌疑人一脸呢。”

    雷斯垂德:“……闭嘴!”

    他让苏格兰场小分队继续工作,他们现在只是初步确定了这个死状奇怪——被手机糊一脸砸死,真的能进苏格兰场抓捕的犯罪嫌疑人里十大死因离奇的排行榜了——的男人是犯罪嫌疑人:他们在他身上找到了他的身份证明;一个预付费手机,上面就有一通打到雷斯垂德手机上的通话记录;一个警用无线电;还有一把刀。

    不过雷斯垂德探长现在还有更为揪心的事情要做,在做这件事前,他先揉了下胃部,他已经决定等这个案子结了后,他就去医院做个详细检查。

    如果真是胃溃疡的话,那他就给夏洛克他女朋友……等等,想到了被手机糊一脸的犯罪嫌疑人,雷斯垂德探长觉得他还是不要随便起誓了,万一到时候误伤了就不好了。

    等去救护车旁对目击证人,严格来说是抓到了犯罪嫌疑人的目击证人,进行例行询问时,雷斯垂德觉得他被闪光弹闪了一脸。

    人家俩排排坐在救护车车尾,女孩低着头捏着侦探先生的袖子,似乎是被吓(?)到了,而夏洛克难得脸上没有露出不耐烦的神情,当然也有可能是他身上披着的橙色的毯子给人的错觉。

    “为什么给我毯子?他们老是给我毯子。”一看见雷斯垂德过来,夏洛克就开始抱怨。

    嗯,是错觉。

    任劳任怨的好探长不走心的回答:“安抚受刺激人士的。”

    夏洛克很不满:“我没受刺激。”

    雷斯垂德把目光落在没抬头的艾琳身上,“你是没受刺激,可她跟着你受刺激了吧?她还好吗?”

    “哦,她还好。”夏洛克顿时不抱怨了,个中内情只有他们俩知道,雷斯垂德不知道啊,看到夏洛克那熄火的模样直在心里咂舌,这简直是苏格兰场第八大奇迹啊!但该问的还是得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手机砸下来就砸到了我们正在追查的这个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了?”

    夏洛克偏头看过来,在周围灯光的映衬下,他那双明亮的蓝眼睛在显得璀璨夺目的同时,还显得更加不真实了:“当然不是。根据我的计算,手机最起码是在离地三十七米的位置自有降落,带来的力落到犯罪嫌疑人的脸上才能够把人给砸死。所以,当时大概是有人的手机从乘坐的热气球上不小心脱手了。”

    雷斯垂德:“……你认真的吗?”

    “当然,不然你以为呢?”夏洛克在雷斯垂德还没有真开始消化他刚才说的那番话前,又丢出了一个深水鱼雷,“带上你的小队去劳里斯顿公园,我们的犯罪嫌疑人或许又丢了一具被害人的尸体在那里,全伦敦目前只有那里为了移栽新树种,而翻新了一片缺乏碱金属和碱土金属的红土。哦,关于土壤分类,你们真该去看看我的演绎法网站上写的一篇——”

    “等等,夏洛克,你说又一具尸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观察,拜托这有很难吗?算了,我还是继续吧,我这就说完了。”

    雷斯垂德咬了下后槽牙,把话从挤出来:“快请继续。”上帝保佑我。

    可雷斯垂德没等来夏洛克的连珠炮语,他不适应的望过去,就见原先一直低着头的艾琳正侧着头望着夏洛克,声音软绵绵的,听起来像是撒娇的说:“夏洛克,我们可以回家了吗?”what?他们这是同居了?!

    然后……夏洛克就朝他看过来:“事实上是犯罪嫌疑人告诉我的,你也知道,他自命不凡,而且有强烈的炫耀欲。可以了吧?我们可以走了吧?你也知道今天真的发生了什么事。”

    雷斯垂德被连环爆炸性消息震的一懵一懵的,嘴里说出来的话在说出来前,大概都没有多余空间过被过度震惊的大脑了,“嗯,哦,好,我明天再去找你。”

    好探长就愣愣的看着他们俩肩并肩的离开了,等等,他们俩是牵手了吗?一定是周围的灯光太美,他没看清!

    “头儿?”多诺万喊了雷斯垂德一声。

    雷斯垂德回过神来一抹额头,“真是见了鬼了!”

    不过如果探长先生知道,在他心中认为被吓到的小艾同志,刚才低着头只是在挡不住周公召唤而抓紧时间睡一下恢复下精神,而撒娇什么的更是假相,同理可证,那相携离开的美好中又透着浓浓诡异的景象,也没有认为中的美好的话,他一定不会这么想了,大概。

    夏洛克克制再克制着,到底没有甩开艾琳捏住他袖子的手,眯了下眼睛,理直气壮地说:“作为一个该身先士卒的助手,你现在这昏睡的状态实在是不合格,我想作为你老板的我,应该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你认为呢?”

    艾琳眨眨眼睛,似乎想把眼中因为抵挡不住的困意而生出的水汽眨出去,连带着困意一起,“吃饱了就想睡?”

    夏洛克瞪她。

    “我说的是真的,我回去再和你详说,不过我很可能会睡过去,等明天才能和你说了。”艾琳嘟哝着,她是真的吃饱了想睡的,只是吃的东西很……独特就对了。

    夏洛克扬了扬眉毛,对她这样把谜题留着过夜的说法很不满,所以当艾琳再开玩笑的说起“手机会公费报销的吧,先生?”时,直接甩给她一句“你想得美”,偏过头时却忍不住笑了笑。

    这时候就该大魔王登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