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伦敦的金鱼们16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在麦考夫说出他的来意后,话音刚落,夏洛克就义正言辞的说:“你不能。”

    麦考夫似笑非笑道:“或许你没有听清楚我的话,夏洛克,我是来找艾琳的。”

    夏洛克拨动下琴弦,发出清亮的单音,理直气壮的为自己说的话做解释:“她是我的助手。”

    麦考夫转动了下被他握在手中的黑伞伞柄,他的眼睛在他说话的时候,漫不经心的扫过了夏洛克,“哦,是吗?据我所知,你们可没有签署有法律效应的雇佣合约,你们只是…”他顿了顿,似乎在找个合适的词,“口头约定了。”

    夏洛克盯着他说:“你也见识过从她口中说出来的语言的效力了,我想那比有‘法律效应’的雇佣合约更有说服力。”他在‘法律效应’上加重了音,显然是讽刺他哥哥竟然拿法律来说事。

    麦考夫眼睛从他弟弟身上移开了,转而盯着手中的黑伞,仍旧是那个慢条斯理的语调:“或许我们更应该问问艾琳的意见,夏洛克,她是你的助手,她当然是。但在这个前提下,她有她独立的人格。”

    麦考夫说完他弟弟就嗤笑出声:“呵,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哦,麦考夫,别来我这儿贻笑大方了。”他说这句话时就任性的用了汉语。

    不过这难不倒麦考夫,他的汉语说得也很好,没什么“异域风情”,吐字清晰:“看来你的东方古国的成语学得不错,用了多久?”

    夏洛克想起来先前一星期里,麦考夫发来的“激励”短信,又狠狠拨动了下琴弦,朝他哥哥露出夏洛克的假笑:“比你用得少。”

    “哦,你当然会比我用得少,我可不像你,整天围着些鸡毛蒜皮的案子打转,有大把的空闲时间。我一刻也不能离开办公室,韩国大选就要……”麦考夫说到这里,就截住了话头,蓝眼睛又回到了夏洛克身上,“反正你也懒得知道,不是吗?”

    夏洛克在心里不爽,他挑了下眉,演绎出他哥哥今天早上吃了甜食,这下找到了可以大肆攻讦麦考夫的点,就对麦考夫来个句迟来的问候:“你的牙医收到你的死亡威胁了?可怜的家伙。”

    “看在上帝的份上,我只是大英政府里一个小小的公务员,可没那么多阴谋论。”麦考夫做非常无奈状的说道,他这时候终于舍得把注意力分给点他实际来找的人上了,“艾琳,请不要相信我弟弟那唯恐天下不乱的戏言,他总是那么戏剧化。”

    “艾琳,你也听到了,麦考夫的牙医还坚守在岗位上,我猜测他给麦考夫的医嘱上,再三注明了杜绝甜食,所以你可以把你准备端给麦考夫的甜点放回去了。”夏洛克在对趁着他们兄弟俩进行短暂的相互“问候”的时候,挪步去厨房准备茶点的艾琳扬声说道。他瞥了眼神色异动的麦考夫,又故意加了句,“你说过你找的厨师是你们国家皇室的御厨,对吧?”

    “嗯。”艾琳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夏洛克这下也终于舍得把琴弓放到小提琴上拉动了,哦,这次是非常欢快的调子,而不是原先那锯木头的调子了。

    “夏洛克,别那么孩子气。”麦考夫虽然嘴上还是指责的语句,但如果他脸上没有露出罕见的惋惜神情的话,这句话会更有说服力一些。尽管大英政府并不知道贝克街221b新聘用的种族特别的厨师具体身份,但对他来说,演绎出这位厨师有高超的厨艺,实在是小菜一碟,光是看他家崇尚自虐式节食的弟弟,在过去短短一个星期里就胖了两磅,就可见一斑了。

    “我想艾琳自有她中国式的待客之道,哦,她的确有。”麦考夫侧耳听到了来自厨房的动静,然后又恢复了原先的惬意之态。

    夏洛克往厨房望去,正好艾琳也端着托盘出来,上面可不止茶杯。

    他突然拉了个刺耳的长音,昭显自己的不满,不过艾琳端着托盘的手稳如磐石,丝毫都没有被吓到,还朝夏洛克眨了下眼睛,示意自己的无辜:“我得申明一下,并不是甜点,是咸品。”

    夏洛克猛地挺住拉动琴弓的动作,他极力避开了艾琳的注视,把头低下去,擦拭他的琴弓去了。

    艾琳茫了下。

    将夏洛克的神情尽收眼底的麦考夫眯了眯眼睛,转动下黑伞,出声把艾琳的注意力吸引到他身上来,开门见山道:“艾小姐,我非常乐意和你谈谈昨天发生的两起事故,尤其是第一起。”

    艾琳点了点头,不过在谈话之前,她先把托盘放下,托盘里除了给麦考夫的咸品外,还有给夏洛克准备的早点。艾琳把盘碟泾渭分明的摆放好,靠近麦考夫那一边的点心小巧精致,而且衬着精美的瓷盘非常能勾起食欲,然后对着大英政府展露出中国式的待客之道:“因为我和夏洛克昨天都在外面,所以张师傅,我招来的厨师就只是随意做了些咸品,要是知道你今天会来做客的话,我就让他多做些样式了。等下次——”

    “簌——”夏洛克把琴弓当花剑在空中甩了个花,琴弓破开空气发出‘簌’的一声,也很恰当的打断了艾琳的话,他还很有理:“为了麦考夫的牙医和裁缝们好,我觉得还是没有以后的好,他们已经够悲惨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麦考夫你的上一任牙医就是跳楼自杀的吧?”

    麦考夫拉长音调说:“情感创伤,夏洛克,他的妻子要离开他。”

    夏洛克继续跟进讽刺着:“哦,难道这其中没有你这个雇主给他带来的心理压力?”

    “夏洛克!”麦考夫低眼看了夏洛克一眼,用“我比你成熟”的语气说道,“我们俩这种意气之争实在太幼稚了,总是殃及无辜,你也知道这会惹妈咪生气。”

    “他在说谎,他现在已经对放在他面前的点心垂涎三尺了。你可以想象,当你把咸品换成甜食后,他会变成什么样子。”夏洛克很无情很冷酷的向艾琳戳穿了他哥哥的“狼子野心”,艾琳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夏洛克已经替她把话说了,“你已经看出来了,这很好,看来我们达成共识了。”

    艾琳:“……”

    麦考夫:“……”

    ……

    ……

    艾琳端正的坐在麦考夫面前,他们面前影响谈话的点心盘子已经被挪开了——如果非要知道的话,里面的点心都被吃光了——现在换成了茶杯,散发着清雅的茶香味,而周围已经没了“第三者”,窗外的阳光倾泻了一丝进来,照在干净整洁的起居室里,这总有了正经谈话的气氛。

    你问“第三者”,他被撮到厨房里去吃他的早点,喝他的黑咖啡了,只不过如锋芒般锐利的视线是怎么也隔不断的。

    “夏洛克总是这么气鼓鼓的,你能想象我们家圣诞晚宴什么样吧。”麦考夫端起茶杯优雅的啜了一口茶后,用闲谈的语气说道。这次他的态度显得和悦多了,或许是因为没有弟弟在一旁捣乱让他后槽牙神经疼,又或许是因为艾琳提供的咸品让他‘龙心甚悦’,只是也许。

    在这之前,艾琳只是间接了解到了他们兄弟的相处模式,比如麦考夫那长兄如父的关怀不成熟弟弟的姿态,比如夏洛克那不惜余力黑自家兄长的模样,但那都是‘一家之言’。现在她终于有机会见识到当他们兄弟同框时,他们之间的你来我往了,要是让艾琳形容,那还真是一言难尽。对着麦考夫这倾向性的话语,艾琳回了句褒贬模糊的话:“我得说,你们有特别的相处方式。”

    麦考夫闻言把他那双灰蓝色的眼睛转回到艾琳身上,又漫不经心的挪回到他的怀表上,怀表滴答滴答的:“有趣的评价,所以,让我们转回到正题吧,毕竟我没夏洛克那么多闲荡的时间。”

    艾琳立马变得更加正襟危坐,发自肺腑的说:“我向您保证,下一次再发生涉及到非科学的事故时,我一定会屏蔽所有监控摄像头,以及尽可能确保不会被路人,我是说真正的路人围观到的。”她当然知道麦考夫派人监控她,她还和他们打过招呼呢。

    麦考夫似乎觉得有些出乎意料,只是似乎,尔后他慢吞吞的说:“我不得不说,艾琳,你很特别,不过我更希望是没有下一次。”说完他把怀表阖上,站了起来,笑容扩大着朝艾琳伸出手,“我得走了,期待下次的见面,艾琳。”

    这句话当然没有暗示什么,而伴随着他这句话落音的、从厨房里传来的大大的嗤笑声,也没有说明什么,真的没有。

    总之,这是一次很愉快而融洽的三方会面……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