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伦敦的金鱼们18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雷斯垂德探长尽管一如既往的在夏洛克这里吃了一肚子瘪,但这一次他走得时候那叫一个心满意足啊,地球都挡不住好探长那颗八卦的心了!

    然而被留下的夏洛克,就没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淡定了。

    他在探长先生走后,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动着琴弦了……一分钟,就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走到楼梯间想上楼去找艾琳。因为先前雷斯垂德探长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他其实并没有给艾琳答案的,现在他,觉得他得给她一个答复。

    夏洛克整了整衣领,就要上楼,突然意识到他今天穿的衬衫,是第一次见到艾琳那天穿的,被她戏称成‘基佬紫’的衬衫。

    夏洛克理智和记忆回笼,他……退了回去重新坐回到沙发上,想了想扒拉过来他的手机,上网,输入关键词“基佬紫”,很快就出来了一堆网页。

    咨询侦探拿出了研究不同纤维抗拉强度差异的精神,开始研究网页内容,在研究完后就沉默了。

    ……

    自认有特别赞美技巧的艾琳过了半小时后下楼来,正推门进二楼起居室,就和正要往楼梯间来的夏洛克打了个正照面。艾琳以为他有事就问:“夏洛克,怎么了?”

    夏洛克轻飘飘的瞥了艾琳一眼就避开了她的视线,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挪步到窗边,用如同绅士般优雅的姿势拉动着他的小提琴,发出了锯木头的声音。事实上,在过去半小时里他就陆陆续续在锯木头和拉奏优美乐章之间波动了,波动时还伴随着面部表情变化,锯木头对应着面无表情,拉奏出优美乐章则对应着嘴角不自觉上扬。

    夏洛克装作漫不经心的问艾琳:“你做了什么,我完全没听到三楼的动静?”还是以很学术研究性的语气问的,借此掩饰了他过去半小时内都在听三楼动静的举动。

    幸运的是,他成功了。

    艾琳无疑有他——要知道对于小艾同志打开的新世界,侦探先生一直有着超高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他就陆陆续续问了很多问题,和现在的语气差不多——笑着回答:“哦,我给三楼贴了隔音符。是雷斯垂德探长说了什么吗?关于昨天案件的?”

    夏洛克可疑的沉默了下,才用百无聊赖的语气说:“都是些无聊的废话,哦,他倒是说起了那家古董店了,店主——你要出去?”

    “是啊,我要去买画符箓需要的材料回来,顺便买个手机,先生。”说起那个“因公牺牲”的手机,艾琳就拉长了调子这么叫了下夏洛克,小提琴声就断了。艾琳没多想,她把外套穿上,“我可能得到下午才能回来,你要记得吃东西。”

    等艾琳下楼时,再传出去的小提琴声就不再是锯木头的声音了,而变成了悠扬悦动的音符了。

    艾琳贴了隔音符没听到夏洛克的小提琴“变奏曲”,但在楼下看店的哈德森太太,可实实在在的忍受了半小时的折磨。倒也不是说哈德森太太以前没听过夏洛克拉奏“木头曲”,她连枪击版都听过呢,只是这一次“木头曲”和“春之曲”交错着被拉奏,根本就是冰火两重天嘛,还不如单纯拉奏“木头曲”呢。

    在这种情况下看到艾琳后,哈德森太太就叫住她,张嘴就来了一句:“带夏洛克去开房吧!”

    艾琳:“……抱歉?”

    “你们俩不是说好要一起渡过一个美好难忘的夜晚吗?现在也别等夜晚了,白天也一样,带他去吧,不然他就给憋坏了,受折磨的还是我们这些无辜路人的耳朵。”已经和苏格兰场某知名不具人士交流过最新八卦的哈德森太太,拉着艾琳的胳膊低声抱怨着,语气里却实实在在的带着调侃式的鼓励。

    艾琳:“……我没听懂你在说什么。”

    同样是过来人的房东太太,看艾琳还是一脸茫然加不解,二话不说就拿出证据来了:“这个你不承认?那你总得承认昨天晚上是夏洛克把你从车里抱出来的吧?他说你累得睡着了哦——”房东太太说到后面语气就变怪了,在艾琳想开口时,就摆出了“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的表情。

    就在这时候,二楼又飘来了锯木头的声音。

    哈德森太太立马嚷嚷起来:“你听你听他又开始了,快去哄哄他吧,真是!”

    重新上楼来的艾琳一头雾水,她不明白她就隔音隔了半小时,怎么感觉像是隔了三秋一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以及夏洛克用小提琴折腾出来的声音,确实很刺耳。

    “夏洛克——”

    夏洛克展现出了他作为吉尼斯纪录“语速最快保持者”的语速,打断了艾琳的话突突道:“哈德森太太有老年痴呆的迹象,你别听她胡说八道。”

    艾琳懵了下:“呃,你听到了?”

    夏洛克眼神闪烁了下,他继续假装望着楼下,还用一本正经的语气说道:“我读到了,读唇语是成为一名合格的侦探必备的技能,你得开始学习了。”

    “我知道了,不过我有更好的监听方法,之前不是和你说过纸鸟吗?我可以给你看。”艾琳想到了一个让夏洛克不去折磨小提琴的好办法,如果这个办法不行,她还可以在二楼也贴上隔音符。

    夏洛克面无表情的放下小提琴,自然而然的看过来。艾琳拿出一张纸,折成小鸟的样子放在手上,朝纸鸟轻轻吹一口气,纸鸟就变得栩栩如生起来。她把纸鸟递向夏洛克,眉眼含笑,黑白分明的眸子潋滟生辉,就像是先前她问他愿不愿意的时候那样,“给你。”

    夏洛克脑海里飞速闪过了在深入学习中文时,里面提起过的包含了很有神话色彩,而现实中根本不存在的鸟类的成语,比如说“鸾凤和鸣”“凤凰于飞”“比翼连枝”等等,他自然是知道这些成语的含义的,而现在艾琳送一只鸟给他——

    “夏洛克?”

    夏洛克回过神来,没有迟疑的就伸出手接过那只灵动起来的纸鸟,那只纸鸟在他掌心里啄了啄,就像是在他心湖上投下了一颗石子,泛起了阵阵涟漪。夏洛克目不转睛的盯着它,借此来掩饰他的面部毛细血管扩张。

    完全状况外的艾琳还无知无觉的说:“你喜欢它我就放心了。”不过为了以防在她回来前,夏洛克又开始用他的小提琴扰民,艾琳在离开的时候还是顺手往二楼贴上了张隔音符。

    ……

    ……

    艾琳在楼下招出租车时,哈德森太太还奇怪了下,怎么就她自己出来了,不过等艾琳都上了出租车了,而楼上也没有再传来神烦的小提琴音,哈德森太太了然的笑起来,这安抚年轻气盛小伙子的方法有很多嘛。

    而艾琳上了招立停的出租车才恍然回过神来,她刚才被夏洛克那么一打岔,就没有搞清楚为什么房东太太会说出那么不着边际的话。开房、美好愉快的一夜什么的,房东太太到底怎么误会到这上面来了?

    等等,昨天她被夏洛克从出租车上抱下来?

    艾琳回忆着,她昨天吃了开膛手杰克的鬼魂,在上了出租车后就睡着了,她还记得让夏洛克到贝克街时叫她的,可等她再醒过来她就回到她的卧室了。这么说,是夏洛克把她从楼下抱到三楼卧室的?

    艾琳很容易就得出这样的结论,再继续推论的话,这‘抱’什么样的‘抱’,可既然都让房东太太那么误会了,就说明这‘抱’的姿势……

    艾琳没有再往下想了,过了一分钟后,她慢慢的捂住了脸。她现在的状态是面部毛细血管扩张,也就是俗称的脸红了。

    或许这不能称作“剃头挑子一头热”了?

    等艾琳费了一番功夫买全了她需要的,用来绘制符箓的材料,顺带还重新买了个新手机回到贝克街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艾琳从出租车上下来,鬼使神差的就抬头往二楼的窗户位置看去,正好和站在窗边往楼下看的夏洛克四目相接。

    从艾琳的角度看过去,因为伦敦的天气又阴暗下来,屋内也就变得更暗了,夏洛克的脸庞看起来有一点模糊,但是对方那双明亮的眼睛,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显得那般璀璨夺目。她知道那双眼睛能明察秋毫,能观察到任何蛛丝马迹,能看透人心……现在她却真切的意识到那双眼睛很漂亮了。

    这样的念头一袭上心头,艾琳心跳慢了半拍,有那么些无措的低下头,她自己都说不清是什么感觉,等感觉到心跳稳定后,她才推开了221b的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