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伦敦的金鱼们21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爱德华·哈里斯在得出这么一个不得了的结论后,他懵逼了一圈,痛定思痛后……愤慨的说:“那你总看过原著吧?j.k·罗琳写的原著。”

    艾琳摇头,为了证明这不是偶然性,她问了夏洛克:“夏洛克,你看过《哈利·波特》,呃,电影或小说吗?”没得到回应后,艾琳扭头看他,又叫了他一声,“夏洛克?”

    “什么?”夏洛克重启了,他伸手整了整他那件修身长大衣的衣领,试图把衣领竖起来,并且迈开了大长腿就走,“你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去解开这个谜题——”

    “夏洛克,你走错方向了。”

    夏洛克:“……”

    夏洛克定了下格才转过身来,剔透的蓝眼睛落在艾琳身上,他视线定点没有落在艾琳脸上,而是放在了她手中的斗篷上,在艾琳望向他前快速问:“这是什么?”

    艾琳闻言就低头把手中的斗篷展开,被斗篷覆盖住的部分就隐去了身形,她像是介绍之前的纸人、纸鸟等事物,简简单单的说:“我在斗篷上纹了隐身符文,只能隐去身形,但声音和气味都不能隐去,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对不对?”

    夏洛克把手从衣领上放开了,插-进了大衣兜里,“我想足够蒙蔽那些金鱼们了。”

    艾琳抬起头来,黑白分明的眼睛亮晶晶的望着夏洛克。

    夏洛克被她看得不自在了,“what?”

    艾琳眉眼弯弯:“谢谢你的夸奖,先生。”

    再度被遗忘的爱德华·哈里斯从打击中走出来,大无畏的幽幽的插嘴:“你们知道吗?哈利·波特的隐形衣,是死亡三圣器之一!死亡圣器懂吗?!”不是什么地摊货!

    艾琳不解:“所以?”

    爱德华·哈里斯:“……”

    艾琳又问了一遍夏洛克先前的问题,夏洛克也同样露出茫然的神情。

    爱德华·哈里斯出离愤怒了:“你们到底是不是英国人啊!”

    夏洛克懒得理会爱德华·哈里斯这无关鬼等,朝想回答爱德华·哈里斯的艾琳微微抬了抬下巴:“艾琳,我们走。”

    艾琳在跟上夏洛克前朝爱德华·哈里斯说“我不是啊”,留下爱德华·哈里斯无语凝噎。她在跟上夏洛克后,想了想说:“夏洛克,等解决了这桩委托案,我们在电脑上把这部电影下载下来看吧,我对哈里斯先生说的隐形衣挺感兴趣的。”

    夏洛克当下没说什么,等他们出了阿斯特博物馆,他就掏出他的手机开始打电话了,在电话未接通的时候对艾琳解释:“把谜题留着过夜可不是个好习惯。”

    艾琳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可夏洛克打电话的对象就觉得很有问题了,而且问题很大大大!“看在上帝的份上!见鬼的夏洛克·福尔摩斯!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伦敦时间一点二十五分。”夏洛克抬起手腕看了下手表,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人民的公仆,苏格兰场的好探长格雷格·雷斯垂德:“……”他狠狠揉了一把脸,在心中天人交战了十秒,最终在“挂了电话把手机关机,但等着被辞退”,和“被折磨这一回,升华自己解救全伦敦”中,勇敢的选择了……后者:“你又怎么啦?”一个‘又’字远远不足以道明探长的辛酸苦辣。

    夏洛克理直气壮的要求着:“让我们进苏格兰场的证物室。”

    雷斯垂德狠狠按着突突直跳的眉心,觉得他还是可以“挣扎”一下的:“不然呢?”

    相比于好探长的水深火热,夏洛克就云淡风轻多了:“不然我们就自己进去。”

    雷斯垂德这下子就像是被戳了的气球,迅速瘪了下来,当然本来就没能鼓起来:“该死的,你又要搞什么?让我在大半夜的放你进闲人与夏洛克·福尔摩斯免进的警局,还是进证物室,你总得给我个正当的理由吧。”

    夏洛克回他一句:“帮你抓个贼?”

    雷斯垂德:“……警局门口见!”说完就狠狠按在通话结束键上,多想把结束键当成夏洛克那张整天挂着“尔等金鱼快来跪拜”表情的脸上啊!然并卵,雷斯垂德探长觉得如果他真这么做了,等待他的将是大英政府的小黑车,不,或许是直接把他沉尸泰晤士河了!

    生命诚可贵啊,好探长不得不任劳任怨的从床上爬起来,还不敢多耽搁的就往苏格兰场赶了。等他开着警车赶到苏格兰场,警局门口夏洛克那糟心货已经在了,等等,他不是一个人。

    雷斯垂德这时候想起来了,夏洛克那丫的在电话里用的不是‘我’,而是‘我们’,还不止一次!哟,这都用上‘我们’了。雷斯垂德探长的八卦之魂顿时熊熊燃烧起来,然后在对上夏洛克后迅速被浇了一盆冰水,“怎么这么慢?你老婆都正式和你分居了。”

    雷斯垂德:“……”

    雷斯垂德按下自己的拳头想和夏洛克的脸负距离接触的冲动,把目光转到站在一旁的艾琳身上,看似关心实际上不怀好意的问:“你一定是被夏洛克拖来的吧?这家伙就是这德行。”

    可现实再次浇了他一杯冷水,小艾同志纠正道:“真要说的话,是我拖夏洛克来的。”小艾同志到底还是有情商的,最起码比夏洛克的高,“真是辛苦你了,雷斯垂德探长,你的胃病我觉得我可以帮忙。”

    雷斯垂德张了张嘴,想问‘你是医生?’,就被不耐烦的夏洛克抢了话:“他自己会去看病的,苏格兰场的专业素质虽然不怎么样,医疗福利倒是和它成反比的。现在,能让我们进去了吗?”

    咦,他又用了一次‘我们’?雷斯垂德这么想完自己都黑线了一把,他该关注的不该是这个,而是,“别说的你真的了解一样,夏洛克!”这货到目前为止,一次都没有叫准他的名字,还能知道苏格兰场的福利制度?装什么大尾巴狼啊!

    ——探长先生,你最该吐槽的难道不是他对苏格兰场专业素质的蔑视吗?还是被打击惯了,也跟着觉得理所当然了?

    雷斯垂德也不多跟夏洛克扯皮了,他在前面领着他们俩进警局。

    夏洛克正准备跟上,却被艾琳拉住了臂弯,他偏头看她,发出无声的疑问。

    艾琳跟他悄声说:“警局里有不少冤魂,还很容易滋生怨魂和厉鬼,你还是不要再看到他们了,好吗?”

    夏洛克在从博物馆到苏格兰场的路上,已经足够他对街道上的鬼魂进行全方位的解析了,或许他再研究研究都能写出一篇关于辨认鬼魂和人类的108种方法的文章了。现在他对艾琳口中的新品种仍旧很好奇,但在艾琳的关切和不赞同下点头了,他还“得寸进尺”的提出了个额外请求:“告诉我,我以后还是有机会的。”

    艾琳沉吟下回答他:“等我选一个良辰吉日。”说着就伸出手在夏洛克的眉宇间轻轻一抹,夏洛克再看到的世界,就变回了他原来的世界,他下意识的望向艾琳,四目相接——

    “啪!”被虐了一脸血的雷斯垂德面无表情的按下了墙上的开关,然后被突如其来的灯光闪到了眼睛,眨了眨眼睛,眼泪都流出来了。

    这真的是个很悲伤的事故啊。

    终于抵达了证物室了,雷斯垂德探长终于想起来问一件事了:“我还不知道你们到底要找关于谁的资料呢?哪个贼这么倒霉让你们盯上了?”

    情商低到发指的夏洛克没有先回答探长的问题,反而来了句:“所以我才说苏格兰场的专业素质只有五分。”

    情商还有药可救的艾琳干巴巴的说:“um,比阿斯特博物馆的安保系统还高两分呢。”

    “别告诉我,你们俩偷偷溜进去过了!哦,你们问我为什么会这么说?呵呵,还得感谢伟大的视法律为无物的夏洛克·福尔摩斯了!”雷斯垂德嘲了夏洛克一脸,心里爽快了两分,“现在说吧,是谁。”

    夏洛克不吱声,是艾琳回答的:“是一个代号叫‘骑士’的贼,他曾偷过梵高的《圣殇》,并且这并不是他第一次作案了。”

    “嗯,据说和他有关的有四起窃案,莎士比亚的《第一对开本》原本,一套古希腊硬币的收藏集,还有一只镶了两百克拉钻石的萧邦表。”一听艾琳说的是谁后,雷斯垂德探长立马就打起了精神,“这是个非常非常厉害的盗贼,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也没人知道他到底是英国人,还是其他国家的人,之前梵高的《圣殇》被盗一案让苏格兰场忙得焦头烂额,可到头来一点线索都没有找到,从没有人抓到他。你们是怎么撞上他的?”

    “你说错了一件事,哈里,我还没找过他。”世界上唯一一位咨询侦探带着他惯有倨傲的神情,说得理所当然。

    雷斯垂德探长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货又说错他的名字了,烧烧烧烧死算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