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伦敦的金鱼们32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哦,茉莉。”夏洛克抬头看了一眼随口问候了句,就把头低下去了。

    茉莉·库珀抿了下唇,有些局促的对艾琳笑了笑:“茉莉,茉莉·库珀,你叫我茉莉就行了。嗯,你是和夏洛克一起来的吗?这没什么,主要是我有点惊讶,以前夏洛克都是独自一个人的。”她在艾琳看过来的目光下止住了话头,腼腆的笑了笑,“呃,你好。”

    “你今天早晨出去得到什么新资讯了?”夏洛克干脆利落的从肩膀下刀,在尸体上划了个y字形,还一边问着正打算回答茉莉问题的艾琳,艾琳朝茉莉笑了笑说了句“你可以叫我艾琳”,就低下头去看被划开的尸体了,顺带回答着夏洛克的问题:“我得到的新资讯都是在他们被害后的,你确定你想要知道?”

    夏洛克撇了下嘴:“本来就缺少刺激,现在不需要你再雪上加霜了,看到了没?”

    艾琳再凑近了点看:“嗯,毛细血管里还有气泡,血液凝结状态也有问题,显然这也不符合自然心脏病发会有的症状。”

    “准确来说是被电击了,我不得不说这次的凶手很聪明,比一般人都聪明。”夏洛克有些兴奋的说道,“现在把肋骨启开器给我。”

    茉莉看着配合默契的两人,还有他们俩那根本就容不得旁人插-入的气氛,她想安慰自己说他们俩只是普通朋友,都觉得很牵强。从没有把自己的喜欢说出口的茉莉,就满心失落的悄悄离开停尸间。

    在她开门离开前,艾琳抬头看了看她,又低头看了看浑然无觉的夏洛克,夏洛克正伸着手等艾琳把肋骨启开器递给他呢,即便肋骨启开器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他等了下没等来手心的重量变化,就强调了遍:“肋骨启开器,不然给我锯子。”

    艾琳把肋骨启开器放到他手上,而就在这时候茉莉刚好经过了停尸间的窗边,她仿佛是不由自主的往里面望,连艾琳看过去都没有察觉到,没等到夏洛克抬头,茉莉就像是回过神来一样急匆匆的离开了。

    这下,艾琳完全确定了,这位法医小姐也喜欢夏洛克。

    在他们把艾伯特·霍克的心脏,连同植入到他体内的起搏器一起带到楼上继续研究,更或者说验证心中的想法——凶手是利用植入到艾伯特·霍克体内的起搏器把他给杀死的,并试图制造出艾伯特·霍克是自然心脏病发的假象。如果没有他们俩介入的话,凶手假菲利普·霍克就会成功了,毕竟艾伯特·霍克有心脏病史,说他心脏病发完全说得通,而且谁能想到原本用来救命的起搏器会成为凶器呢——后,他们也的确验证了,只要得到起搏器的认证号,就能骇入,然后对心脏为所欲为,比如说给它通入能致命的电流攻击。

    “还记得那位入戏很深的先生提起过,他做亲子鉴定时给他抽取血液的是霍克家的家庭医生吗?我想既然艾伯特·霍克会让这位家庭医生参与进来,就说明很信任他,你认为他会不会被信任到知道雇主起搏器的认证号?”夏洛克一面快速推理着,一面把戴在手上的橡胶手套往下脱,没等到艾琳立即接话,就不急着把手套摘下来的抬头看她,有点点不满的说:“你从先前就欲言又止的,有什么问题是我该知道的吗?”

    “你知道我也喜欢你吗?”艾琳这句一直在嘴边徘徊的话,终于被她说了出来,她放在实验桌上的手随着她心情的起伏而握紧了桌角,不过她那双眼睛一错不错的盯着夏洛克。

    “呃,哦,所以你也知道我喜欢你了。哦,对,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这很好,非常好。”原先说推理时无人能及的语速已经抛弃了夏洛克,无比敏捷的思维也是,他语无伦次的说着。他喉结滑动着,原本就要摘下来的橡胶手套又被他戴了回去,再摘下来。

    同样被他的告白给淹没的艾琳也没好到哪里去,红晕开始肆虐着从她脸上往耳朵上蔓延,大脑也有停止运行的趋势,以至于她没意识到夏洛克的回答,和她的告白根本就没有搭上线,直到响亮的“啪”的一声响起,就像是按下了让他们理智回笼的开关。

    是理智渐渐回笼——

    夏洛克舔了舔他丰润的嘴唇,眼神漂移着就是没落到艾琳的脸上,“你把实验桌桌角掰下来了?”

    艾琳看着被她握在手中的桌角,傻乎乎的把桌角往桌子上按,在按了两下终于意识到她刚才做的事是有多蠢了,她懊恼地呻-吟一声,“所以,我们现在该怎么做?重新换一张新实验桌吗?”

    “不会有人在意的,现在我们该在意的不是这个,那么,现在我们这很好,真的,”夏洛克脑海里冒出了昨天在餐厅里那对告白成功后热情拥吻在一起的新晋情侣,他不再左顾右盼,而是把视线落在了艾琳脸上,她的脸型很完美,黄金切割点在她也得到了体现,这无疑很切合大众的审美点,她的嘴唇不像他的嘴唇总是因为缺水显得很干燥,她的是浅粉色的,看起来很水润。夏洛克又不由得舔了舔嘴唇,“所以,接下来我们——”

    把被她掰下来的桌角塞到实验桌上的艾琳眼睛熠熠生辉的接道:“就是男女朋友了?”

    夏洛克的后半句也说出来了:“要接吻吗?”

    艾琳懵着重复:“接吻?”

    夏洛克也觉得自己做了件大蠢事,他就不该在这时候参考愚蠢的金鱼会有的模式的,昨天那个或许根本就不具有代表性:“哦,男女朋友,哦,当然。别理我说的,真的。”

    艾琳有些迷糊得说:“唔,我们其实接过吻。”

    这次轮到夏洛克错愕了:“什么时候?难道昨天晚上我除了说我喜欢你外,还吻了你吗?”

    又是一桩对不上线头的事发生了,终于开始给脸红成苹果的艾琳降温了,她拧起眉疑惑地说:“你没说。”

    夏洛克也是,他抓住了重点:“那你之前说你喜欢我的时候,为什么要用‘也’?”

    他们俩面面相觑,很好,不知道哪里出了错,让他们处在误会中,但这是个美好的误会吧,艾琳迟疑了下开口说:“我——”她未尽的话都被跨步过来,气势逼人的夏洛克捧住她脸的动作给咽回去了,紧接着就感受到唇上多出来的柔软的触感,同时仿佛有细小的电流从相接的地方扩散开来,她不自禁伸出舌尖想舔,这让原本只是唇瓣接触的吻变得激烈起来。

    艾琳原本是倚靠在实验桌上的,她现在仰起上半身来迎合着夏洛克,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抓住了他的肩膀,彼此的呼吸和紧密相贴传来的热度混合在一起,像疾走的电流般游走全身。他们的舌头交缠在一起,牙齿因为青涩有时会磕碰到,可没有人在意,这个不可控的吻到彼此气喘吁吁了才渐渐平息下来。

    艾琳现在完全倚靠在夏洛克身上了,不得不紧紧搂着他的脖子才避免自己腿软的跌下去,变得更加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开着,脸上有着缺氧和激动的潮红。

    夏洛克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有些失神,无意识的咕哝着,“……上帝啊,我感觉到大量的多巴胺从我的丘脑里释放出来。”

    艾琳听清楚这句了,她忍不住把脸埋在夏洛克的肩膀上,瓮声瓮气的说:“这和我认知里的接吻完全不同,我说的昨天晚上我们接吻了,和这个比起来真的只是普通的嘴唇接触。”

    夏洛克却突然恍然大悟般大声“哦”了一声,他推开艾琳,把手按在她的肩膀上,漂亮的瞳孔里全是对方脸颊泛红,眼里波光潋滟的模样,他顿了下,却还是把自己想通的地方说了出来:“我就说我不可能遗失任何记忆的,就算是在我半睡半醒中的也不可能,哦,我还没试过喝醉,但我想即便是酒精麻痹了中枢神经,但人的潜意识还是会把发生过的一切记录下来的。总之我想说的是,排除是我的大脑出故障的原因,那就是外来因素了,别人应该不会做到,但你,你为了掩饰我们在不小心,当然是不小心接吻的事,就对我那段记忆做了什么,我说得对不——”

    艾琳凑近过来在他唇上如蜻蜓点水般的轻吻了下,又偏头唇自然而然的蹭到了他的脸颊,再然后就退到原来的距离,“唔,当时差不多是这种情况。”

    “哦,哦,这确实不同。”夏洛克干巴巴的说着。

    艾琳低下视线看夏洛克的衬衫纽扣,叫了他一声:“夏洛克?”

    “嗯?”

    艾琳迟疑下才吞吞吐吐的说:“你觉得我们这样的对话是好的吗?”

    夏洛克想起餐厅那对新晋情侣在热情拥吻后,那无脑到让他翻白眼的对话,他现在都还奇怪为什么没有删除呢,不过现在再来删除也来得及,然后就斩钉截铁的对艾琳说:“它很好,你觉得不好吗?趁着现在我还处于极度兴奋状态,把被杀的菲利普·霍克案子也一并解决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