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伦敦的金鱼们34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艾琳眼里的笑意越来越浓,“所以,你是在害羞?”

    夏洛克表现的就像是只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浑身毛都炸开了,不同的是他没有张牙舞爪的反过来挠艾琳一爪子,而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凑过来亲了她一下,这次轮到艾琳愣住了,夏洛克额前的卷毛都张扬起来:“我警告过你了。”

    说完他就径自往前走了,走了几步后就用有些不耐烦的语气说:“跟上。”

    小艾同志是真的没想到夏洛克会说到做到,她愣了下后快步了几步跟上了夏洛克,沉默半晌后含混着声音问夏洛克:“夏洛克,你注意到这附近的监控摄像头都对准我们这边了吗?”

    夏洛克当然注意到了,他想了想用他自己可能都没意识到的求表扬语气说:“哦,别担心,那胖子很快就不会有精力整天隔着cctv偷窥了。怎么了?”

    艾琳“唔”了一声,慢吞吞地说:“我爸爸也不会高兴我和你谈恋爱的。”

    夏洛克敏锐地抓住艾琳说这句话时的语态:“他知道我?how?”

    艾琳欲言又止,她不知道该怎么和夏洛克说她和艾叶的整场谈话,尤其是在她还没来得及理清楚其中错综复杂三角关系的情况下。

    而对夏洛克来说,麦考夫的魔咒(麦考夫提醒夏洛克艾琳会回去她的时空)又在发挥作用了,他在艾琳想要和他说什么时,虚张声势地朝她吼了句:“shutit!”

    在得到艾琳茫然不解的神情后,他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和她解释,就干脆抿着嘴不说话。直到他们坐上了地铁,夏洛克都还是一副“我不开心”的模样,艾琳在他旁边坐下来,扯了扯他的衣袖他都不理睬,不过也没有直接把袖子扯开就是了。

    艾琳以为她说的她爸爸对他们俩升级成男女朋友不高兴这件事,让夏洛克和她生闷气了——这件事逻辑上说不太通,可在当时的情境下,她能想到的也就这件事了——现在她得想办法让他别闷闷不乐了。小艾同志不经意扫过车厢里,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一对情侣身上,女士怀中抱着一束鲜艳欲滴的玫瑰,看起来心情相当好。小艾同志眼前一亮,想了想就放开了扯男朋友袖子的手,从大衣兜里摸索了会儿,才从储物镯里找到一张鲜红色的纸,从大衣兜里拿了出来。

    夏洛克在艾琳放开扯他袖子的手时,余光里瞥到她拿出一张纸折着,似乎自得其乐起来了,脸色就更难看了。偏偏这时候他注意到对面的乘客投过来的目光,他正眼看了人家一眼,蠕动下嘴唇,声音低沉又快速地说:“一位刚离过婚的医生,养了一只姜黄色的猫,有套改建房,还有过勃-起障碍病史,无聊。”

    坐在他另一边的女士却听到了,她小小地惊呼一声:“什么?”

    夏洛克瞄了这位女乘客一眼,眨眼间就做出了快速推理:“哦,不小心多做了一个推理,所以你可以另外找一个约会对象了。”

    这位女乘客的反应说明了夏洛克又说对了:“你怎么知道?”

    夏洛克却没兴趣回答人家,艾琳还是没接话,他正想随便再找个理由呢,小艾同志就抬起头来,把手中折好的纸玫瑰递给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托着红艳的玫瑰显得十分好看,“送你。”她的眼睛里波光潋滟,像是盛放着星光,在夏洛克眼里,比他现在正在破解的值八分的案子还要让他感到兴奋。

    “你知道,植物的花是它们的生-殖-器-官吧?”

    刚被夏洛克无情的x掉一个可约会对象的女乘客,一转头被这对冷不丁放出来的闪光弹闪了一脸,听了夏洛克这“欲拒还迎”的话,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如果你不想要的话——”她的后半句话还没说完,夏洛克就敏捷的把艾琳手中的纸玫瑰接了过去。

    女乘客:“……”

    夏洛克清了下嗓子对这位被秀一脸的女乘客说:“那边穿蓝色衬衫的男士你可以试一试,和女友分手半个月正处在空窗期。”

    女乘客顺着夏洛克说的看过去:“真的?”

    “当然,所以去那边坐吧。”夏洛克说得理所当然,女乘客也是好脾气,或者说作为一只单身狗不想再被虐了就起身往那边去了。

    夏洛克一回头就对上艾琳带着笑意的漂亮眼睛,“所以,你现在不生我气啦?”

    “我生你气?我没生你气。”夏洛克快速否认着,并且下一刻还转移了话题:“关于这件事我们回贝克街再说,现在你可以说你在艾伦·布雷恩被定论为入室抢劫并杀人案中发现的疑点了。”

    “他丢的手表是这个月新购入的劳力士表,以布雷恩先生的收入显然并不支持他购买这样的奢侈品,更不用说布雷恩先生还有个爱赌马的业余爱好。”艾琳从纸箱中拿出来一叠当时拍下来的案发现场照片,指着其中一张摄入了写满了各种比赛日期的日历的照片说,“以及他并不是个幸运的赌徒,输多赢少。”看他屋子里可以说得上‘简洁’的摆设就可见一斑了。

    夏洛克小心翼翼地把艾琳给他的那朵纸玫瑰装进大衣兜里,接过艾琳手中的照片,又随意翻看了下箱子里的案宗,就得出了结论:“你之前有句话说错了,艾伦·布雷恩并不是同谋,他只是个偶然发现了那位入戏太深先生小秘密的敲诈者。贪得无厌,最终葬送了自己的性命,我想艾伯特·霍克觉察到入戏太深先生并不是他亲生儿子这件事,是他痛下杀手的催化剂。”

    夏洛克眉头却拧了起来,艾琳又把案宗接过去仔细看,随意问了句:“怎么了?”

    “我现在还说不上来,总觉得这桩案子里还有什么不对劲的。”夏洛克沉思了会儿,才慢吞吞地回答艾琳,他抬眼看艾琳还在翻看着那起案宗,想了想就说:“如果你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或许,我是说或许,我们可以去案发现场看一看。”

    “我该说谢谢吗?”艾琳侧头看过来,若有所思着补充道,“难道这其中没有你也有想不通的原因吗?”

    被说中心思的夏洛克立马扭头过去,还像是没听到艾琳话一般的回答:“不客气。以及,你得针对这起案件写一份‘指导报告’,就像是昨天在苏格兰场写的那些报告一样,我告诉过你,你那么做只会让他们原本就长满草的脑袋瓜生锈到再也转不动。”

    艾琳还不知道她之所以会写‘指导报告’,还是夏洛克给她拉来的活,她轻笑一声说:“这不是还有你在鞭策他们吗?”

    夏洛克扬了下眉:“我听出来你在讽刺我了。”

    艾琳眨了下眼睛:“没有,我在夸你。”

    夏洛克就勉为其难把她那句话当夸奖了,之所以说勉为其难,是因为他的回答是:“哼!”

    艾琳继续看她的案宗了,过了片刻一个听到他们对话的年轻男乘客踌躇着过来问:“你们俩是警察,侦探或其他什么的吗?”

    夏洛克看也不看人家,就在智商和语速上碾压了对方:“如果你是想问我你女朋友为什么连条短信都没有给你留下就不见了,是不是失踪了?答案是,不。她另结新欢,抛弃你了,再好好问问你刚才打的倒数第二通电话的朋友,她会告诉你正确答案的。”

    男乘客:“……”

    事实也证明了夏洛克的推论,在那位男乘客情绪激动地打了一通电话,然后哭得稀里哗啦后。

    艾琳看着其他好心的乘客去安慰那失恋的年轻男人,凑到夏洛克耳边和他咬耳朵:“我觉得我还是不要大声把夸奖你的话说出来了,你认为呢?”

    “我不介意。”夏洛克说得非常心安理得,而且嘴角都不自觉上扬了。艾琳当然知道他不介意,他可喜欢人家真心实意的夸他了,不得不说这一点,还真是——“夏洛克,你真可爱。”

    夏洛克则“谦虚”地回答:“你知道你把它说出声了吗?不过你不要以为你这么不惜余力的夸我,我就不会忘记你瞒着我的事了。不说先前那件事,就是你模糊我记忆这件事,你还没有给我一个理由呢。”

    艾琳虽然还想不通夏洛克一直强调的‘这件事’是什么事,但也不妨碍她回答夏洛克提到的具体事件,她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地回答道:“一忘皆空?”

    还记得这个出自《哈利·波特》咒语的夏洛克闻言瞪她,小艾同志冲他笑得无辜,背景音里,得知自己是被抛弃的年轻男人哭得更伤心了。

    但他们俩除了放闪外也不是没有做好事,最起码在他们俩到站了要下车时,那位得到过夏洛克“情感指导”的女乘客朝夏洛克做了个“谢谢”的手势,看起来她和那位和女朋友分手半个月正在空窗期的蓝衬衫男士,能成的机会非常大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