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伦敦的金鱼们35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按照时间线,首先疑点是:那位入戏太深先生——暂时还没有调查出他的真实姓名来,不过根据我从菲利普·霍克先生那里问到的,就姑且称呼他为安迪·夏普。我想根据他曾经抱怨过的他有个下三滥的父亲这点,我认为夏普更可能是他母亲未嫁前的姓氏——夏普先生,在代替菲利普·霍克回到霍克家,主动提出亲子鉴定,而亲子鉴定结果通过了。”

    “我们来说说你父亲。”

    “根据现有的推测,是夏普先生用小霍克先生的血液换了家庭医生从他身上抽取的血液。这其实并不难,鉴于布雷恩先生是个赌马爱好者,在某一场马赛开始前提出这件事,再然后趁着布雷恩先生分心时李代桃僵就行了。谨慎起见,在亲子鉴定结果出来前,小霍克先生都还活着。”

    “在我错误推论——总会出点错——了你是长在单身母亲的单亲家庭后,我就认识到了不能用常理来演绎你父亲。”

    “在这段期间,夏普先生得保证小霍克先生活着,还得保证他必须在他的监控下,那么再根据霍克家的管家提供的证词,夏普先生那段时间确实每天早晨都会去晨跑,风雨无阻,往往都在二十分钟内折返。如此一来,当时他藏匿小霍克先生的地点就大大的缩小了,在距离霍克家步行十分钟为半径,而且还得保证地点足够隐蔽并且荒凉,所以用排除法很快就能找到藏匿点。”

    “你在来到平行宇宙后表现的过于镇定,这其中和你的性格以及自身能力有关,但还有其他的原因。”

    艾琳听到这里终于舍得从书桌前抬头了,她看向躺在长沙发上,双手成塔状抵在下颚上闭着眼睛的夏洛克,她觉得有必要结束她和夏洛克之间的“鸡同鸭讲”,想了想就认真地说:“你可以在这其他原因中加上一条,我遇到了你。”

    夏洛克猛然睁开眼睛。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在当天我没有先遇到你的话,那我现在,当然也不至于流落街头,我同样会被监控摄像头后的麦考夫捕捉到,”艾琳还真就考虑起这种情况了,“唔,在一番威逼利诱后,麦考夫更可能是提供给我一份‘卖身契’——”

    艾琳的话还没说完,夏洛克就快速替她接下来了:“一份“软刀子杀人”的卖身契,然后呢,你就会得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艾琳在理解过后,恼怒起来:“夏洛克!拜托,我又没有恋父情结!”

    这两个刚升级成男女朋友的小情侣顿时就沉默了,沉默半晌后不约而同的开口了,而且——

    夏洛克语气古怪的重复艾琳的话:“恋父情结?”

    艾琳的语气同样也没好到哪里去:“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两个人面面相觑,艾琳瞪她男朋友:“我认为你有必要好好解释下。”

    夏洛克也不甘示弱,他从长沙发上起来,抓了把椅子坐在书桌对面,继续和他女朋友大眼瞪小眼:“哼,彼此彼此。”

    “你为什么会得出这么…离谱的推论?”艾琳把手平放在书桌上问夏洛克,想了下就用了‘离谱’这个词来形容。

    夏洛克紧紧盯着她,“哦,或许你该反省下你表现出来的对麦考夫那个死胖子的推崇,都已经明显到不容忽视的地步了。”让他更不开心的是,在听了他的话后,他女朋友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反驳,反而是想了想才说:“好吧,那也是因为麦考夫符合我心目中憧憬的长辈形象,但现在它已经开始崩塌了,再说你不也承认他是你的魔王吗?”

    夏洛克不可置信:“我说过那么多关于麦考夫的评价,你就记住这一句了?”

    艾琳抿了下嘴角:“所以你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在苏格兰场外和我闹别扭的吗?”

    夏洛克臭着脸否认:“不是。”

    艾琳盯着她男朋友看了一眼,试图判断他是不是在说真话,可夏洛克的神情没半点破绽,她放弃了再推测,就打了个直球出来:“那是因为什么?和我说的我爸爸不会高兴我和你谈恋爱有关?可我爸爸不高兴,与我和你谈恋爱这本来就是两桩关系不大的事,他不高兴并不会影响我喜欢你,希望一直和你在一起。难道你会因为麦考夫不高兴,就要和我分手吗?”

    “怎么可能!”夏洛克斩钉截铁地否认,而且他的气势随着他家女朋友又一次剖白心意,就陡然弱了一大截,脸色也没那么臭了。

    艾琳语气也软了下来:“那是因为什么?”

    “哈德森太太,这么晚了你该去做饭了!”夏洛克扭头朝刚站到门口的哈德森太太说道,哈德森太太扶着门框语气虚弱地说:“我还以为你们俩在吵架呢,不过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该好好说——”

    夏洛克恼羞成怒地吼房东太太:“哈德森太太!”

    “知道了知道了,我走还不行吗?”本来在楼下听到楼上喧闹的声音,以为他们俩在吵架就上来劝架什么的哈德森太太,结果就听到他们后面那段“打情骂俏”,突如其来被闪了一脸,还被夏洛克吼,觉得自己真委屈的哈德森太太转身下楼去,嘴里还嘟囔着:“原来才开始交往呀?我还以为你们已经开过房了呢,这算什么事啊。”

    老房子隔音效果真的不好,而且哈德森太太这嘟囔声音也够大的,本来就是说给这对秀恩爱不考虑其他人感受的小情侣听的嘛。

    夏洛克:“……”

    艾琳:“……所以,到底是什么让哈德森太太误会我和你……了?”她把中间那个词含混过去了,这不是哈德森太太第一次提到开房什么的了,当时她就特别不解,而问夏洛克,夏洛克当时的解释是哈德森太太糊涂了。艾琳是不会想到造成哈德森太太会那么想的原因,是起源于她和夏洛克开玩笑说‘你愿意让我吃了你(的灵魂)吗?’,这句话还被雷斯垂德探长听到了,再加上之前古董店的情趣手铐问题,好探长也就误会了,他把这八卦说给了哈德森太太听,误会就这么传递出去了。

    夏洛克才不愿意再提起他当时误会的事呢,他显然非常擅于谈话,硬邦邦地说:“继续写你的‘指导报告’!”说完也不给艾琳继续问他问题的机会,像个敏捷的大猫一样从书桌前回到他的那张长沙发上,继续躺尸了,还有额外要求:“你可以像刚才那样大声说出来,那有助于我整理思绪。”

    经过了这么一个尺度比较大的插曲,又被夏洛克转移了话题,小艾同志似乎也忘记了在那之前她追根问底的事,就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这起三重谋杀案上了。“唔,按照时间线,接下来就是布雷恩先生被杀案了。”

    “显然专业机构给出的亲子鉴定结果起了很大的作用,最起码在将近五个月的时间里没有人怀疑那谁——”夏洛克哽了下,显然他那么快就不记得艾琳提过的名字了,至于是真不记得假不记得,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小艾同志抬起头来看了她家男朋友一眼,好心的把名字补上:“安迪·夏普。”

    “哦,夏普先生。”夏洛克翘了一下脚,“我还是更喜欢称呼他为入戏更深先生,不过为了你能更好的理解,我还是用夏普先生吧。”

    艾琳哼笑着:“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了?”

    “你应该。”夏洛克抹平了嘴角上扬的弧度,继续说道,“现在继续来说这位拉低家庭医生界智商一条街的家庭医生,在浑浑噩噩的五个月后,终于意识到他家老板重新找回来的儿子是个冒牌货了。为什么说是五个月,看那张摄入了他家日历的照片,你就可以看出来上个月他对他那点小爱好还没那么热衷,可见他是这个月才变得富裕起来的。也是,他找到了一份来钱快的外快么。”

    艾琳再看了看那张照片,上个月的月历在这个月的月历上还留下了痕迹,她沉吟下推论道:“我想他是威胁夏普先生不给他封口费,他就把他是假冒伪劣的这件事告诉给他的雇主,所以他是希望艾伯特·霍克活着的,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他是同谋的可能性。”

    夏洛克为他的推论提供了另外的证据:“如果你注意到霍克家那位忠心耿耿的老管家和这位学艺不精的家庭医生有亲戚关系的话,你就可以理解他为什么能成为霍克家家庭医生,以及再狠狠敲诈夏普先生一笔就远走高飞的美好愿望了。”唔,他先前已经好好‘拜访’过霍克宅的仆人了。

    艾琳推敲了下夏洛克的话,问他:“你是说那位老管家觉察到了?”

    “他或许不知道真相,但绝对觉察到他妻子的侄子,即布雷恩先生和夏普先生之间的猫腻了。他既想做个好管家,还想做个好丈夫,就稍微和布雷恩先生谈了谈,而好巧不巧的,老霍克也觉察到了什么,这一连串的事就像是多米诺效应,触发了夏普先生那根敏感的神经,轰——”夏洛克眼睛都没睁,还保持着双手合十抵住下颚的姿态,发出一声特别戏剧化的声响。

    艾琳现在没有在写被夏洛克定义为‘指导报告’的案情分析报告了,她觉得雷斯垂德探长不会看到他们俩这样的对话出现在报告中的。“那么,现在我们得来找出证据证明是夏普先生杀害了布雷恩先生,即使作为凶手的夏普先生已经死了。”

    “被一个死而复生的男人推出窗外摔死了,多么有新意的死法。”夏洛克拉长了音调说着,显然不是什么好话。

    “哦,夏洛克,别那么气鼓鼓的了。”艾琳不走心地顺毛捋了一把,显然没什么效果,还让她男朋友变得更气鼓鼓了。夏洛克也不挺尸了,灵巧地翻动着长腿从长沙发上下来,踩上木质的茶几,摆弄着证物墙——可以把它当做证物板的升级版——上的图钉,还没什么好气地说:“先前是谁说麦考夫在她心中已经变得一文不值了?”

    “所以你现在是打算和我说,你和我闹别扭的真正原因了?”现在又回想起他们谈话内容的艾琳从椅子上扭过身去看他,注意到夏洛克摆弄图钉的手顿了下,试探着问:“不打算说?”

    “yep.”夏洛克回答地非常迅速,艾琳有些不解:“那你之前说起我爸爸,难道不是在铺垫什么吗?是什么让你改变主意了?”

    假装没听到女朋友演绎的夏洛克‘义正言辞’地说:“我认为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把精力放在这起三重谋杀案上,我们原先说到哪里了,哦,是那起被定义为抢劫并杀人案。你不是说负责调查这起案件的警官认为是被害人回来,吓到了抢劫犯,抢劫犯慌张下就给了被害人一枪吗?很显然,这是错的。很显然,布雷恩先生认识这位‘抢劫犯’,是他把人放进屋的。”

    “是他把人放进屋的。”

    后半句两个人又异口同声了,夏洛克回过身来,从木质茶几上跳下来,很不拘小节地蹲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难为他还做出双手合十抵在唇边的高难度姿势,朝他女朋友微微颔首:“说说看。”

    艾琳从案宗里抽出两张照片来,“客厅里有两个杯子,从碎片的体积可以看出,我觉得是他们在客厅谈话时夏普先生突然发动了袭击,碰撞到了茶几,杯子从茶几上摔落掉在了地上。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布雷恩先生除了枪伤外,手臂上也有被划伤的痕迹。”

    “多么明显,可就是这么明显的事实摆在了苏格兰场的眼皮子底下,他们还能视而不见。”夏洛克说着突然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在起居室里转起了圈圈,“哦,哦,多明显的事,他的电脑。布雷恩先生的笔记本电脑,他的电脑是不是被偷了?如果你是个一般的抢劫犯,去入室抢劫了,他们通常会选择珠宝首饰,现金等这类很好随手携带,又不会被人看出端倪来的小物件。而这起案件里,他的笔记本电脑被偷了,我想这位想远走高飞的家庭医生是和那位入戏太深的先生约定好了,他把握有他把柄的证据一次性地卖给夏普先生,这很反常,是不是?所以夏普先生一开始就起了杀心,在没得到证据具体放在哪里前就失手把布雷恩杀了。他以为证据藏在电脑里,他就把电脑带走了!可这或许引人注目了,但苏格兰场并没有找到携带电脑出入那栋公寓的可疑人物,这说明了什么?”

    夏洛克高速运转着他的大脑,在分析了这么一堆后,提出了个问题,看向艾琳,停顿下来,就等着她回答呢。

    艾琳全神贯注着听夏洛克分析,以保证能跟上她家男朋友那不可思议的思维:“他把电脑进行了物理性摧毁,直接就丢弃在布雷恩先生住的公寓楼里了?或许一同被丢掉的还有他从布雷恩先生那里‘抢劫’的其他战利品。”

    “物理性摧毁?”夏洛克喃喃着,仿佛就入定般陷入了深思,过了足足半分钟他才恍然醒来,大步走到书桌前,捧着他女朋友的脸狠狠亲了她一口,“干得漂亮,艾琳!”

    艾琳注视着他那双盛放着无限星光的漂亮眼睛,有点失神地问:“有什么是我需要知道的吗?”

    夏洛克显然激动极了,他又凑过来连亲了她几口,才和她解释起来:“先不要看其他的谋杀案,单就看这起利用起搏器来杀人的案件,你会觉得凶手是个什么样的人?”

    “非常聪明,不仅找到了起搏器的致命弱点,而且还掌握着骇入起搏器的技术,如果没有我们在场的话,那将会是一场很完美的将谋杀伪装成意外的事故,他是个技术型——”艾琳说到这里就猛然顿住了,在她家男朋友鼓励性的目光下继续说,“你觉得在这桩杀人案后,安迪·夏普还有个同谋,更聪明的同谋。”

    “同谋?不,不,不,比这更高级。想想看,距离艾伦·布雷恩被杀到艾伯特·霍克被杀,这期间只过去了短短三天。我们先前推断入戏很深先生是通过家庭医生知道了艾伯特·霍克起搏器的认证号,感谢那位忠心耿耿的管家,这个可能性被排除了:艾伯特·霍克是在皇家布朗普顿医院做的手术,就连管家先生都不知道起搏器的认证号。如果我们先前的推断都是正确的话,那么这位更高级先生,或其他什么的先生,可真是神通广大。”

    夏洛克越说越兴奋,放开捧着女朋友脸的手,在原地蹦起来,激动地像个得到梦寐以求玩具的孩子,“太棒了!”蹦完后就把还在消化新资讯的小艾同志从椅子上拉起来,“来吧,我们去案发现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