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二分之一01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夏洛克目送他家去买吃的女朋友走远后,从大衣兜里掏出手机来,上网,输入关键词“约会方式”,他知道金鱼们的约会方式蠢而且无聊,可这并不妨碍他了解到底多蠢和多无聊,对吧。

    直到他听到了连环枪响。

    在听到第一声时,夏洛克就判断出了方位,正是艾琳说去买吃的那个广场。当这个等式出现在脑海中时,夏洛克几乎身体反应程度赶得上大脑思考程度了,他握着手机不管不顾地往广场跑去。

    四声枪响后,枪响停止了。

    可广场上的游客们被吓坏了,他们在四处逃窜,而这时候向着混乱中心跑去的夏洛克就成了一个异类,可现在他们真的没心思去关注一个异类了,倒在地上的尸体在提醒着他们逃命!

    尖叫声,呻-吟声,逃跑声,血从身体里流出来的声音,风声,交织在一起,组成了这曲扩散着恐怖与恐惧的交响乐。

    夏洛克站在混乱中心,永不停歇的大脑仍在不由自主地处理着感官所接收到的所有信息,直到他从地上捡起来一支手机。夏洛克无意识的解锁了屏幕,屏幕上的一对情侣肩并肩坐在沙发上看着镜头,表情都傻透了。

    [哈德森太太突发奇想要给她的两个租客拍张合照,只不过她还借口还没讲出来呢,躺在沙发上挺尸的租客之一,世界上唯一一个咨询侦探懒洋洋地睁开眼睛:“你和隔壁特纳太太打赌了?”

    被戳中的哈德森太太果断装傻:“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房东太太见此路不通,果断把突破口转移到坐在书桌后面查资料的另一个租客身上,“艾琳,你说说他,我就是觉得你们俩既然成为男女朋友了,那就该有合照,可以摆在卧室里嘛。瞧瞧这里连张单人照都没有,谁家会没有几个相框,就是我的房间里,都还摆着我丈夫的照片呢。”

    “哦,我想起来了,你那个因两件命案被处以死刑的丈夫,你应该。”夏洛克撇撇嘴说。

    “好啊。”艾琳笑着答应了。

    “不。”夏洛克怒视不和自己站在同一战线的女朋友,严词拒绝。艾琳从书桌后面起来,朝着在长沙发上拒不合作的夏洛克走去,房东太太就眼睁睁看着艾琳去抚摸夏洛克的肩膀,她那位让她又爱又恨的男租客一扭,把肩膀挪开了。他女朋友又扯了扯他的袖子,年轻小伙子仍不解风情孩子气地袖子扯开了,还重重哼了一声。

    哈德森太太突然觉得不想拍了。

    好吧,最后艾琳把她男朋友从沙发上硬拉起来,或者说咨询侦探半推半就的坐了起来。

    等到房东太太拍的时候,她就装作自己老眼昏花,没发现这对小情侣,在背后手牵手啦。作为一个过来人,她就是没有夏洛克那样神奇的演绎法,也看得出来好吗?

    最后的照片里,艾琳笑得灿烂,另一只手还摆出个胜利的手势——夏洛克强烈吐槽之然后被他家女朋友瞪,至于他自己,他平时施展起夏洛克式演技时,表情丰富到令女朋友叹为观止,可等入镜时,却僵得差点把真心实意的笑演绎成了皮笑肉不笑。

    以及到最后,哈德森太太也没能拿去给隔壁那位不信夏洛克真在谈恋爱的特纳太太看就是了。]

    夏洛克望着屏幕,直到屏幕自动暗了下去,他蠕动着嘴唇,最后吐出一个词:“骗子。”

    因为发生了恶性连环枪击事件,还有可能是恐怖袭击,现在已经造成了两死两伤,这是被狙击手造成的,以及在混乱逃窜中也发生了踩踏事件,好在只是轻伤,但现在是信息时代,信息传播很快,恐慌已经开始蔓延了。苏格兰场不敢耽搁,雷斯垂德探长带队迅速抵达了案发现场,已经有先赶来的警员在疏散人群了,警戒线很快就拉了起来。

    当雷斯垂德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时,他忍不住用指关节顶了顶突突直跳的太阳穴,“看在上帝的份上!”不过在习惯性头疼后,好探长敏锐地意识到不对劲,如果是平时,夏洛克可早就兴奋的在案发现场上蹿下跳了,而这一次他竟然就乖乖的老实待着了?

    雷斯垂德皱着眉走过去,还没张嘴呢,夏洛克看也没看他就说:“你可以带你的人去把狙击手装回苏格兰场验尸房了。”

    没了,雷斯垂德原本还以为是一通长篇大论呢,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夏洛克话里的意思:“你把狙击手……”弄死了,但他很快就否定了这种想法,“你是说狙击手死了?怎么死的?他尸体在哪儿?夏洛克,你干什么去?夏洛克!”

    雷斯垂德要是能叫住夏洛克,他就不会常常被夏洛克气得跳脚了。

    “怪胎不对劲!”安德森凑过来言辞绰绰的说。

    雷斯垂德揉了下眉心,让底下人去分析狙击点,瞥了眼安德森:“你也看出来了?”

    “他竟然无视了我的嘲讽,而且你看到他女朋友了吗?他们俩最近可都是以闪瞎无辜路人的钛合金狗眼为己任的!”安德森话还没说完,雷斯垂德就不想理他了,转身去询问详细情况了。

    被无情留个背影的安德森坚强的把话说完了:“……难道是分手了?”

    事实比分手要严峻太多了——

    “我的琳琳,你可回来了,你不在的这段日子,粑粑都瘦了五斤了!”

    “shutup!”艾琳痛苦把头埋进手里,她从来没想到她会是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回来,她还和夏洛克说她很快就回来的。

    艾叶瞪大眼睛,他觉得他受伤了:“你竟然叫粑粑闭嘴,不要以为粑粑听不懂英文。”

    艾琳头也没抬闷声闷气的说:“三斤。”

    艾叶没反应过来:“嗯?”

    艾琳把话说全了:“你胖了三斤。”

    艾叶:“……不。”

    艾琳的手终于不再颤抖了,她在回来前一刻狙击手正在瞄准着射击她,子弹距离她只有短短几米的距离,她尽可能的让子弹原路返回,再下一刻空间扭曲,她就出现在贞子带来她家院子里的井里。她现在不敢想象夏洛克在发现她就那么离开后会做什么,从手心里抬起头来:“我什么时候可以再回去?”

    艾叶想也不想就说:“你不能再回去了,琳琳!”他真的不想有个外国人女婿!不对,杜绝任何女婿!马脸什么的,见他的泰迪熊军医去吧!

    艾琳抬起头来盯着艾叶看,艾叶在艾琳面前总表现的像个二货且不靠谱的爸爸,而且今年艾琳二十四岁了,可站在艾琳面前的男人看起来就是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人,以及他还有一副好相貌,长眉入鬓,一双丹凤眼濯濯明亮,再加上身上穿着身飘逸的云白软绸阔袖滚回字纹兰花长衣,看上去就像是个古代的富家公子,而不是有了一个像艾琳那么大的女儿的现代中年男人。

    艾琳有一双和艾叶很像的眼睛,灼烁生辉,灵敏有神,眼角微微上挑,更不用说她的瞳孔是漆黑的,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总是不自觉就带给人压迫感。

    艾叶被宝贝闺女看得浑身不自在,可他坚强的挺住了,下一刻他就被宝贝闺女眼里迅速聚集起来的水汽吓坏了,要知道从来都是他哭给他家宝贝闺女看的。

    “我在回来前,正发生一起很严峻的事故,要做一个有担当的好孩子,难道不是你教给我的吗?你说你想我,你说想我想的都瘦了,可你——”艾琳说着语气都哽咽起来,萦绕在眼睛里的水汽汇集成眼泪从眼眶里滑落。

    艾叶别提多心疼了,他一心疼就什么都交代了:“你是能回去,可具体什么时候能再回去我也说不准啊,这得看具体情况了,你知道的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粑粑当然是真想你啊,粑粑一星期前真的是瘦了五斤,这一星期不是——琳琳,你的眼泪呢?”

    艾琳眨了眨眼睛:“阿爹,我也想你了。”

    艾叶顿时就把宝贝闺女眼泪说没就没这件事给忘记了,上前一把抱住失而复得的宝贝闺女,开始“嘤嘤嘤”,嘤嘤到一半就想起了大事件,把手按在艾琳的肩膀上,一连串的问题就抛了出来:“告诉粑粑,你和夏马脸,你们俩没有什么!你没有告诉他你喜欢他!你们俩更没有在谈恋爱!你们俩更更没有接吻,更更更没有做-爱!不不,琳琳,你大声告诉我,夏马脸真的真的真的是个大写的gay!!”

    艾琳:“……吉姆·莫里亚蒂是做什么的?”

    “哦,你说他啊,”艾叶一下子被转移了注意力了,“他也是个gay!”

    艾琳就算心中有和夏洛克分离的伤感,也被她这不按常理出牌的爸爸给搅合的伤感不起来了,她微微叹口气:“我是说他的职业。”

    “咨询罪犯吧,所以他才觉得他和夏马脸那个咨询侦探是天生一对!”艾叶的注意力又被拉回来了,他痛心疾首的对艾琳说,“他们俩都是gay!”

    “咨询罪犯?”艾琳喃喃着重复着艾叶的话,她回想起她和夏洛克在她回来前追寻无果的博物馆文物失窃案,像是打通了关节般,她一下子又想到了艾伯特·霍克案里存在的更高级先生。他们在查的时候,被正向思维局限了,认为不管是什么案件,受益最大的就最可能是犯罪嫌疑人,却没有想到这世界上还会有一种人存在:他想的并不是像金钱、权势那样符合逻辑的东西,他不讲道理,不能被收买、恐吓或者谈判,他那么做或许仅仅只是为了好玩,或许仅仅是打发无聊,又或是想看到这个世界燃烧,或某个特定的人……“夏洛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