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天生一对03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夏洛克,你在吗?”

    约翰在起居室门口时就喊了一声,他原本是打电话约了曼妮,就像是艾琳说的,曼妮对他有好感,他一约就把曼妮约了出来。原本今天晚上他也不打算回221b的,可等傍晚他和曼妮吃过晚饭正要去看电影时,曼妮的公司临时有事,她不得不赶回公司了。约翰一时间不知道去哪里,平常这时候他真的没这么闲过,所以当接到雷斯垂德打过来的电话时,约翰还以为会有什么案子,结果——

    “夏洛克的女朋友回来了,是不是?”

    “呃,你怎么知道的?”他没发博客啊。

    雷斯垂德咳嗽一声:“我当然有特别的信息来源渠道,所以说是艾琳回来了。”

    “是啊,”约翰回想了下苏格兰场小分队关于调侃夏洛克女朋友的那些话,问道:“你们听起来和她认识?”

    “咦?你不知道吗?她以前就住在221b啊,住了大概有几个星期吧。”雷斯垂德翻了翻桌子上的案宗,今天难得没有新案件发生,他一整天都在办公室里写报告了,难得听到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他想了想就问:“你要出来喝一杯吗?”

    约翰想想反正他也没什么事,现在回贝克街也不知道合不合适,就欣然答应了雷斯垂德的邀约,一起去酒吧喝酒去了。从雷斯垂德那里约翰知道了不少关于室友家女朋友的事,“你是说她的演绎法是夏洛克教的,我怎么就没学会。”约翰也不知道是不可置信还是觉得又被打击到了的咕哝句。

    雷斯垂德探长灌了一口啤酒:“你要这么说的话,我都认识夏洛克五年了,我都没明白他是怎么办到的。哦,如今还要加上一个艾琳,上帝保佑我。”

    约翰想起他先前接连被三看穿的场景,也忍不住心有戚戚然。不过酒喝到一半,雷斯垂德也被一通电话叫走了,约翰闷闷不乐的把一杯啤酒喝完了,就离开了酒吧,被外面的凉风一吹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等回过神来他都已经回到贝克街了。在楼下时没有碰到哈德森太太,所以约翰也不知道夏洛克回来没,以防万一就在门口叫了两声,可没人应他。

    约翰又打了个喷嚏,他决定先去找两片阿司匹林来,等他下楼来,哈德森太太端着茶壶上来了,约翰衷心赞美着房东太太,吃了阿司匹林后坐在他常坐的沙发上喝着热茶,问房东太太:“你知道夏洛克去哪儿了吗?”

    哈德森太太也坐下来回道:“艾琳不是回来了吗?他们俩约会去了。”

    约翰差点呛住:“约会?!”

    “夏洛克自己说的啊,”哈德森太太高兴的絮叨起来,“他们傍晚回来的,拎了一堆东西出去了,说是去约会,我看也不会是去吃饭逛街看电影的。你不知道,他们有一次出门约会,夏洛克出去的时候好好的穿着他的大衣和西装,回来的时候就变成个流浪汉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

    这是出去破案了吧,约翰把杯子端稳了,不解的问:“那怎么没听你提起过艾琳?”

    “我提过,那时候你还没有搬进来,夏洛克发了好大的火,快把我吓死了,往那后我就没敢再提起过了。”哈德森太太今天心情确实很好,“当初夏洛克领你来看房子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因为艾琳离开对他打击太大了,他就改找男朋友了。”

    约翰:“……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

    “哦,约翰,我就那么一说。”房东太太不走心的解释着,就看见墙壁上被夏洛克打出来的洞,顿时就嚷嚷起来,“他又把我的墙怎么了!”

    约翰低头喝茶。

    哈德森太太转头就对约翰说:“下回他再跟墙过不去,约翰你就叫艾琳带他去开房!”

    “咳咳。”前军医觉得他受到了惊吓,哈德森太太好似不觉得她说了什么惊人之语,冲约翰摆摆手:“这没什么,他们还去过马尔梅森酒店呢,他们可真是甜蜜的一对啊。”

    等哈德森太太下楼做晚饭去了,约翰掏出手机来谷歌了下“马尔梅森酒店”,盯着那一行‘由牛津监狱改建成的情趣酒店’介绍一脸纠结,真的假的?约翰今天收到的接二连三的新信息有点让他消化不良,他脑海里一边是他的室友不解风情,情商堪忧的事故,一边是咨询侦探挥舞着鞭子,大玩狱警与犯人角色扮演游戏的故事。呃,夏洛克好像真的有一根鞭子,他还见他用那根鞭子鞭打过尸体。鞭子鞭打在尸体上,“啪啪啪!”

    约翰抖了抖,赶紧关了手机页面,他觉得他可能是喝多了。

    而被前军医“妖魔化”的咨询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确实是在和他女朋友约会,但真的不是去马尔梅森酒店约会了,而是继续他和他女朋友分别前的那第一次未完的约会。

    劳里斯顿公园

    还是那张长椅,不远处还仍放着一块掺杂了冰-毒的猪肉,以及摄像机,当然这块猪肉不是原先那块猪肉了。

    夏洛克还很理直气壮的说:“上次实验没完成,做事要有始有终。”

    艾琳原本就因为那次不告而别以及被动杳无音讯了六个月而有些羞愧,自然男朋友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再有他们需要点私人空间。好吧,相对的私人空间,劳里斯顿公园也是有监控摄像头的,至于艾叶——

    “麦考夫只是和我爸爸交流了下“育儿心得”,我爸爸对你的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唔,不愧是成熟稳重嘴又甜的麦考夫。”艾琳一本正经的半胡说八道着。

    为什么说是半胡说八道呢,因为这番话是基于事实的,时间线回到他们一起去麦考夫订好的餐厅吃午餐时:等艾琳和夏洛克下了出租车,原本对夏洛克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艾叶虽说不是笑容可掬,但也是矜持的勾出个笑模样来:“小夏啊,我勉为其难的认可你做为琳琳的男朋友了。”

    艾琳下意识的瞥向麦考夫,麦考夫笑得十分矜持,看不出任何破绽。

    夏洛克一点都不领情:“我认为这是不为外物意志而有所改变的事实。”

    艾叶不仅没炸毛还附和了:“你说的一点都没错。”远不止如此,他在饭前反复强调了三遍,“琳琳你一定要和小夏好好交往下去。”

    要说艾叶说的是反话,并不是,可要说是真心实意,那更不是,艾琳也没有发现任何言灵的迹象,反正很不对劲。小艾同志挑了挑眉,没有立即问清楚,反而是想看看她爸爸能装模作样多久,她觉得不会超过这顿饭的功夫。

    果然,在饭后甜点上来前,艾叶就给他家宝贝闺女传音:“琳琳,你决定要和夏洛克分手了吗?”

    艾琳神情未变:“真奇怪,你为什么这么说?你不是祝福了我们,让我们好好交往下去的吗?”

    艾叶凤眼一瞪:“可你不是应该和我对着干,一定不要和夏洛克交往下去吗?”

    艾琳有时候还是不太能理解她爸爸的逻辑:“嗯?”

    艾叶毫不迟疑的就把实情传音给宝贝闺女了:“麦考夫就是这么说的,叛逆期的孩子总是和家长对着干的,所以他现在才是同意你们交往的。”

    艾琳对她爸爸这样的思维并不觉得意外,她只是觉得麦考夫大概不是这么说的,只不过听在艾叶的耳朵里就变成了他理解的意思。至于最后半句,艾琳在心里“唔”了一声,她对此半信半疑。

    就在这时候,艾琳注意到夏洛克的手指有规律的点在桌面上,摩斯电码翻译过来是这样的:“所以这又是什么我不知道的‘言语’方式?真有趣。”

    麦考夫也装模作样的开口了:“在甜点上来前,我们不妨来聊聊天。艾先生,不知道你们打算在伦敦呆多久呢?请一定要让我尽地主之谊招待好你们。”

    真叛逆期孩童夏洛克演示了什么叫和哥哥对着干:“我从小到大就是听你招呼。”

    艾叶羡慕的看了麦考夫一眼,就对他家宝贝闺女使眼色继续传音:“看到了吧。”

    夏洛克继续在桌子上敲击摩斯电码:“what?”

    艾琳不想说话。

    麦考夫迷之微笑。

    好在这时候饭后甜点上来了,但整体下来这真的是挺闹心的一顿饭。等饭后艾叶刚想说什么,艾琳就快速开口:“阿爹,关于你的提议我会好好考虑考虑的,你得给我时间。”她就那么不负责任的把她爸爸塞给了要尽地主之谊的麦考夫,拉着她男朋友跑去约会了。

    夏洛克扬了扬眉毛。

    艾琳哭笑不得的把‘育儿心得’补充完整了:“他以为我会像你和麦考夫对着干那样和他对着干,所以我就告诉他我需要时间来让我进入到叛逆期。”

    夏洛克翻了个白眼:“无聊。”

    艾琳把脸埋进她戴着的夏洛克的围巾里,声音有点模糊的传出来:“那么,让我们说点不无聊的事吧,咨询侦探,说说咨询罪犯怎么样?”

    “毫无疑问,他是个天才,无与伦比的犯罪天才,同时也是一个优雅的疯子。”夏洛克眼里燃起火花,“就像我们知道的,他是一个咨询罪犯,接受一切和犯罪有关活动的咨询,下至普通的犯罪,毒杀——他在二十年前就曾利用肉毒杆菌谋杀过一个孩子;把谋杀伪造成事故——利用起搏器杀人案里的更高级先生就是他;艺术品的伪造——我们调查的那起与博物馆文物丢失案就是他策划的等等,上至利用他犯罪网络里的棋子,改变一个国家的政治格局。在此之前,不仅苏格兰场,就是其他国家的警方都对他一无所知!另外,还有一件事你看得很对。”

    艾琳沉默了几秒后说:“你是指他暗恋你吗?”

    夏洛克瞪他女朋友:“艾琳!”

    艾琳把围巾往下拉了拉,转过头来朝她男朋友眨眨眼:“难道他没有假装gay给你留他的电话号码?”

    “你怎么,哦,你还记得剧情?”夏洛克说完就若有所思起来,艾琳指出同样性质的一件事:“就像你还记得我们曾经不是属于同一个平行宇宙一样,麦考夫也记得。我想这应该是我们事先知道并相信了这件事,所以在两个平行宇宙进行融合时,没有修正过来。这真的非常神奇,”艾琳说着眼睛亮了起来,濯濯明亮像是漆黑夜晚里挂起来的璀璨的星星,眉飞色舞的说着。

    “现如今我曾见识过三个平行宇宙,知道但没有去过的还有一个,而且我和你说过我呆了十六个小时的平行宇宙,我现在知道它也是一部电影所在的世界,可因为我的介入,它在支点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就是说它又成为了一个新的平行宇宙。”

    “你爸爸给你的玉简里显然还有所隐瞒,最起码关于你和他为什么能够穿越时空,他一点都没有提及!你没有弄清楚,现在却对新平行宇宙探索产生莫大的兴趣,显然这是很愚蠢的行为!”夏洛克看起来气呼呼的,“还有你爸爸恋女情节严重,你应该给他找一位心理医生,立刻!”

    艾琳“唔”了一声:“需要给麦考夫也找一位吗?”

    “我是认真的!”夏洛克阴沉着脸瞪着女朋友,艾琳往他这边挪了挪,缩小了他们之间本就不大的距离,把手伸进了夏洛克的大衣兜里,握住了他抄在衣兜里的手。

    夏洛克象征性的挣扎了下,就任由他家女朋友和他十指交缠了。

    艾琳沉默了片刻才说:“一个全新的世界,夏洛克,在等着我们探索。”

    “我们?”夏洛克重复着这个词,他握着艾琳不自觉用力,“那里没有‘我们’,只有‘我’。”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不愿意和我一起探索新世界?”艾琳把夏洛克的神情变化尽收眼底,又慢吞吞的说,“当然谁知道这种可能性有多大呢,就像是在之前我完全没有预见到我再见到你,是因为两个平行宇宙融合了。”她说着假模假样的叹口气,“你不愿意就——”

    “别傻了!我原本以为太阳底下无新意,可现在,瞧瞧,鬼魂,画魂,纸人,恶魔,平行宇宙等等,这一系列足够开一场波澜壮阔的交响乐音乐会了!”夏洛克这个无聊会死星人他几乎要欢呼雀跃的蹦起来了好吗。在艾琳还在的时候,他那段时间根本就没有用过尼古丁帖,因为他不需要它们的刺激就已经兴奋的不行了。可在艾琳走后,伦敦就变得和以前一样,没新意,倒是咨询罪犯的出现让他再度兴奋起来,可现在还有更广阔的新世界在等着他呢。

    夏洛克现在别提多激动了,情不自禁下就搂着他家女朋友亲,嘴唇,脸颊,还有额头。他虹膜异色的眼睛在亮起来的路灯灯光下挂着彩虹,孩子气的脸显得纯真而诚挚,艾琳被他的情绪感染了,主动凑过去亲了亲他的眼睛,还摸了下随着主人情绪似乎也跳跃起来的卷发,神情微妙的说:“我开给麦考夫那张拯救发际线的药方效果不错吧?”

    “哼!”下一秒夏洛克就变成了张牙舞爪的大猫,哼一声撇开了脸。

    艾琳不戳夏洛克的家族遗传性伤疤了,顺便还把原本谈论的关于咨询罪犯的话题拉了回来:“你说我看对他了,是什么意思?”

    夏洛克接道:“他的犯罪网络是他织出来的网,而他就是蛛网中心的蜘蛛。”

    艾琳神情平和,在经历过寂静岭的事后,在人性上有了更多的感触,这让她的心境或多或少发生了一些转变。如果她现在再次见到莫里亚蒂,她一定不会像先前那样吃惊为什么会有人类有那么令人不寒而栗的黑色。“所以说,你们之间的游戏还没有结束。”

    不同于神情平和的艾琳,夏洛克眼里透着亮光:“是的。”

    艾琳点点头,她想起在寂静岭,那座信仰扭曲的小镇到最后被来自地底的火烧为灰烬,而在那之前,狂教徒们被充满着仇恨和痛苦的被他们“净化”之人的鬼魂吞噬殆尽了。而现在莫里亚蒂想要燃烧夏洛克,艾琳垂下眼帘,遮住了眼底深渊里燃烧起来的火焰。再开口时,语调轻快起来:“实验做好了吗?唔,其实案子已经解决了,对吧?”

    夏洛克显然很擅长谈话:“六分的案子。”

    这时候艾琳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一边把手机从大衣兜里掏出来,一边无可奈何的说:“看来我们真的该走了。”

    艾琳接通了她爸爸打来的电话,开□□代了行踪:“我和夏洛克在做案情分析,现在已经好了,我们正打算回去了。是的,夏洛克回贝克街,我去找你。”艾叶还要求她再三保证了才挂了电话,小艾同志一低头,就瞧见了她家男朋友脸已经变臭了,她叹口气:“我会和我爸爸好好谈一谈的。”

    “你最好这么做。”

    艾琳觉得她真的好像在受夹板气了。

    他们有始有终的做完了那个实验,走的时候没忘记把那块猪肉也带走了。这时候天完全黑了,公园里路灯早就亮了起来,他们做实验的地方不算多偏僻,可就那么巧的,他们沿着小路走了一段路,就听到了一段嗯嗯啊啊的小插曲,感谢敏锐的听力。

    他们经过的时候,谁都没说话。

    等走到了下一个路灯的时候,夏洛克先开口了:“婚外情。”

    艾琳把脸埋进围巾里默默接了句:“上司和女秘书。”

    他们俩似乎都没有被困扰到呢,不过到他们走到能打车的地方,他们都没有再开口演绎什么就是了。

    两个人就此分别了,夏洛克带着那块注入了冰-毒的猪肉和摄像装备回贝克街,而艾琳则去他们入住的酒店里找她爸爸。

    等夏洛克回到贝克街,约翰还在起居室里摆弄着他的博客,看到夏洛克回来下意识往他身后张望,“艾琳没有跟着我回来,约翰。”

    约翰目光落到夏洛克拎的东西上:“呃,你拎的什么?”

    夏洛克心不在焉的回答:“猪肉。”

    约翰不太想知道这猪肉是干什么用的,大概和厨房里时不时出现的在冰箱里的人头,微波炉里出现的眼球是一样的用处吧。前军医现在已经能相对淡然处之了,再说只是猪肉而已!不过,“你不是和你女朋友约会了吗?我听哈德森太太说的。”

    夏洛克随手把那块猪肉丢进了冰箱里,又观察了下冰箱里头颅的唾液分布情况,丢给了室友一个肯定的单词:“yep.”

    带着猪肉去约会?约翰想破脑袋都脑补不出来这是什么约会方式,他鬼使神差的冒出一句:“你是有根鞭子对吧?我是说你用来鞭尸的鞭子。”

    夏洛克关上冰箱门,一如既往的驳斥着室友的智商:“约翰,你的小脑袋瓜又在想什么无聊的东西?”

    “sex,你和你女朋友……”好奇心害死猫啊,约翰也是被这个问题困扰久了,再加上喝了不少啤酒还吃了两片阿司匹林,所以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了。不过问出来约翰就后悔了,“呃,当我没说。”

    不过,约翰却发现室友没有在第一时间反驳,或其他什么的,咨询侦探只是愣了几秒,就什么都没说就穿过起居室回他的卧室了。

    约翰想不通这是什么情况?

    在另一边艾琳正在和艾叶促膝长谈,艾叶摸着艾琳的发旋,神情不再是在外人面前的高冷范,又或者一贯在艾琳面前的逗比风,他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父亲,眼里有慈爱还有一分不易察觉的寂寥:“琳琳,你的穿越并不会停下来,你不会知道你将来会遇到什么,甚至有可能你再别的世界呆一天,而这个世界就过去了数百年,等你回来夏洛克·福尔摩斯坟头都长草了。好吧,这个例子可能不太妥当,可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不想你受到伤害,长痛不如短痛。”

    艾琳若有所思的盯着艾叶看,看的艾叶条件反射的心里发虚,而就在这时候艾琳的手机提示有新短信。夏洛克发短信给她?艾琳低头去看,顿时惊天动地的咳嗽起来。

    “你想和我做-爱吗?——sh”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