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霍格沃兹06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夏洛克·福尔摩斯,世界上唯一一个咨询侦探,当他在贝克街时,他拥有很多敌人——其中一个还是大魔王——而敌人的范围,从贝克街扩散到苏格兰场,再扩散到整个伦敦,后来又因为业务范围扩大,导致他拥有敌人的范围也就随之扩大了,总是就是走到哪里就树敌到哪里。

    这条定律不会因为空间与时间不同而有所改变的,这点从夏洛克到霍格沃兹仅仅一个星期,就在四个学院都树敌数名,尤其是格兰芬多就可见一斑了。

    格兰芬多代表性的人物就是如今七年级的级长奥利佛·斯平内特,由詹姆斯·波特,小天狼星·布莱克,莱姆斯·卢平,小矮星·彼得组成的劫道四人组;

    斯莱特林代表性人物就是西弗勒斯·斯内普;

    拉文克劳,同一个学院也有,但并不具有代表性,因为拉文克劳里对夏洛克不满的,都是采用了学术性挑战的方式来解决了。

    至于赫奇帕奇,夏洛克平常也不带和他们玩的,要说树敌也就是偶尔讽刺下人家的小脑袋瓜,同样的也不具有代表性。

    所以,火力都集中在格兰芬多层出不穷的恶作剧,以及来自斯内普的毒液上了。

    后者艾琳从来不担心,夏洛克的嘴炮技能早已点了满值。

    至于前者,通常恶作剧还在策划中,就被夏洛克一眼看穿了,至于恶作剧不成直接上魔杖打群架这类的,对想要提高她家男朋友对魔力运用能力的艾琳来说,就像是刚瞌睡就有人送了枕头来。

    实践出真知,夏洛克很快就对魔咒运用自如了。

    更有趣的是,他还很擅长使用无声魔咒以及无杖魔咒——毕竟在打架前事先告诉别人你要使用的咒语,那实在太蠢了——再加上有时刻都在飞速转动的大脑,以及人家还有个武力值更高的女朋友,所以智商武力双碾压就再正常不过了。

    在这种被双重碾压的情况下,识时务的就会知难而退了。

    可知难而退对讲究“勇往直前”的格兰芬多就不适用了,更别说对詹姆斯·波特这种典型的格兰芬多。

    再又一次败得一塌糊涂的詹姆斯·波特为了保住最后的自尊心,冲夏洛克咋呼:“你,你有本事别躲在你女朋友身后!”

    从头到尾都没有动手,就站在不远处围观的艾琳听到这话,抬眼对正翻白眼的夏洛克说:“夏洛克,我发现我错了。”

    夏洛克那头卷毛张扬着,饶有兴趣的问:“什么?”

    “首先,在霍格沃兹特快上,我说波特先生智商拉低了一节车厢,显然错了,整辆火车所有的车厢节数都不够他拉低的;其次,我原本认为在和波特先生为首的四人组对练,可以快速提高你对魔咒的运用能力,显然我又错了,双方实力悬殊,这并不会再给你带来任何进步了;最后,关于占卜课,我承认它是毫无用处的课程了。所以——”艾琳“啪”阖上手中的书,“我们可以去吃饭了吗?”

    “哼嗯——”夏洛克装模作样的发出无意义的长音节,“我很高兴你认识到你的错误,所以我们是可以去吃饭了,”他还用了很大慈大悲的语气说道,“不过不准点南瓜汁,上帝啊,这刷新了我对食物这个词的认知。”

    然后人家俩就手牵手去厨房了,当然,他们当然知道了厨房在哪里,而且夏洛克要建立他的家养小精灵网络,自然是要知道霍格沃兹上百个家养小精灵的所在地。

    波特:“……”

    劫道三人组:“……”

    ——唔,那最后一片自尊心也随风飘走了吧。

    艾琳和夏洛克从位于地下室走廊中一幅水果静物画后面的厨房里拿了吃的后,在空荡荡的餐厅里用餐。

    顺便说一句,他们俩逃课了,逃掉了和格兰芬多一起上的占卜课。

    也不是这么说,夏洛克是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去上这么一节对来说就是垃圾的选修课,他就没有和他家女朋友一起去,还美曰其名说住在禁林边缘小屋里的鲁伯·海格,猎场看守和学校钥匙保管员,有委托案给他,他要去调查下。

    半巨人海格,在入学的第三天就成为了夏洛克忠实的线人了。

    艾琳没拆穿,她就独自去上占卜课了。

    之后就在占卜课上和格兰芬多劫道四人组狭路相逢了,他们先前被艾琳弄出来的凤凰吓得不清,不敢来找她的麻烦,但拉了大半仇恨的夏洛克就成为了他们的目标,近来恶作剧不断。现在又逮到了他们分开的好时机,还说什么,当即就逃课了,然后拿出了活点地图去追踪落单的夏洛克了。

    艾琳眉目不动,在占卜课教授来之前就施施然的逃课了。

    于是就有了在上课期间却在学校里闲荡的事,以及食物也不是艾琳来当下午茶的,而是给她家连午饭都没吃的男朋友准备的。

    当然没有南瓜汁,不过也没有夏洛克要喝的加两块糖的咖啡,摆在他面前的是一杯牛奶。夏洛克死死盯着那杯牛奶,仿佛要把那杯牛奶盯成咖啡,小艾同志似笑非笑的说:“或者你想喝南瓜汁。”

    夏洛克改盯他家女朋友了,半晌后他动了动嘴唇,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牛奶就好。”

    艾琳这才又低下头翻看着占卜课上用的书,夏洛克撇了撇嘴,没好气的说:“看来我们的好学生艾琳,还没有从逃课的心虚感里逃脱出来。”

    艾琳眼睛又重新回到了夏洛克脸上,微微叹气:“你为什么就不承认呢,夏洛克?”

    夏洛克改撇另一边了:“承认什么?”

    艾琳用陈述性的语气说:“你偏科呀。”除了逃了占卜课,天文课夏洛克也没去上,不过像魔咒,魔药,变形课和黑魔法防御课这样的实用性课程,他都表现的很积极,而且课堂表现非常好。

    “得了吧,占卜课和天文课一无是处!”夏洛克理直气壮的说着,又指着他那无与伦比的大脑,“这是我的硬盘,唯一合理做法就是只存进有用的东西,真正有用的,而不是往里面塞一堆垃圾!这点你也该记住的,别到时候连有用的信息都找不着了。”

    “就算你和我解释那么多,牛奶你也得喝,以及可怜可怜你的胃,往里面塞点东西。”艾琳认真听完她家男朋友的大脑硬盘化理论,淡定的掀了一页这么说道。

    夏洛克:“……哼!”

    十五岁的侦探先生再哼也没用,还不是得吃东西,不过等他塞了足够的量,足够他身体接下来一天内运转的量,就把刀叉一放,双手合十抵在唇边,一副陷入思考的姿态。

    艾琳抬起眼帘看向他,眨了眨眼睛:“海格带来了好消息?”

    夏洛克勉为其难的睁开眼睛,施舍给他家女朋友一个正眼,“为什么这么说?你也见过海格了,你也知道他是一个怎么样的生物。或许他找我过去是让我帮他找到他放在眼皮子底下的钥匙,哦,又或许是他的牙牙为什么不吃他亲手做的岩皮饼了。”

    听夏洛克这么长篇大论,艾琳兴趣更浓了,她显然很了解他那戏剧化的性格,伸出魔杖在餐桌上点了点,餐盘就不见了。餐桌重新变得光洁起来,她把胳膊搁在餐桌上,往前倾了倾身体,语气也轻快起来:“又或者?”

    夏洛克也往前倾了倾身体,那双最近因为太无聊而光彩暗淡的眼睛里如今重新盛满了星光,“又或者为什么禁林里的毛团团们一个接一个的不见了。”

    唔,别认为海格嘴里的毛团团是兔子这类的无害生物,而是禁林里的八眼巨蛛,那是一种体形巨大、生性凶残的蜘蛛,它有八只眼睛,会说人类的语言,智力接近人类的,却不能加以驯化,是一种极度危险的魔法生物。

    艾琳佯装恍然大悟道:“你是说八眼蜘蛛呀,你就是和蜘蛛过不去了是吧?”

    夏洛克瞪她。

    艾琳理直气壮的说:“你已经答应了这起委托案,我说什么都不能阻止你了,难道就不能允许我说一句别的来调侃你一下了?”

    夏洛克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别说的你好像就不好奇一样,它都叫禁林了!”

    越是禁止的就越是吸引人么,这个理由实在是太强有力了,小艾同志还真的没办法拒绝,再说了她也不可能就让夏洛克一个人跟着海格进入禁林,不管怎么样,就约定好一次禁林一游。

    唔,可以把这当做一次约会。

    等到了约定好的时间,海格就带着夏洛克和艾琳进入了禁林。

    海格从没有觉得禁林危险,因为在他眼里,禁林里的危险生物(马人,八眼巨蛛,鹰头马身有翼兽等等)是迷人的,最危险的就是八眼巨蛛了,不仅是因为它们危险,而且在禁林里它们有成千上万只。不过八眼巨蛛的祖辈阿拉戈克幼年时,海格曾经养过它,等后来出了事故后,阿拉戈克逃入禁林,而海格也成了禁林看守,看在往事的份上,它和海格做了约定,不会捕杀霍格沃兹的人。

    哦,这段往事是海格自己讲的,夏洛克就稍微用了点套话技巧,海格就开始滔滔不绝了。他还真的不擅长讲故事,说起中间的“事故”时,他就开始吭吭哧哧了,简直就是明摆着告诉别人所谓的事故,再延伸下就是个可以深挖的故事。

    夏洛克朝艾琳眨眨眼,然后下一秒夏洛克式神乎其神的演技就重出江湖了,他用了一种浮夸的同情语调:“哦,海格,你真是太可怜了,如果当时我在,我一定会相信你的!”拜托,就海格这半条金鱼的智商,怎么可能会那么“碰巧”就打开了霍格沃兹的密室,放出了怪物——哦,显然那极有可能是蛇怪了——杀害了一个霍格沃兹的学生?

    海格感动极了,当时所有人都不相信他,除了邓布利多,现在一个刚和他认识了不到一星期的小朋友就相信他了,这个有着与巨大的体型截然相反纤细神经的半巨人顿时就哭得稀里哗啦的,从他那件超大号的鼹鼠皮外套里扯出一个完全看不出原来颜色的手帕(应该是手帕而不是桌布吧),呼呼噜噜的擤鼻涕兼擦眼泪。

    夏洛克脸上挤出来的笑如潮水一般退去,顺带翻了好大一个白眼。

    而艾琳她从她家男朋友开始施展夏洛克式演技时,就自动自发的没有跟上来,现在正左顾右盼,似乎对禁林的兴趣陡然升了一个台阶一样。

    等海格打雷一般的哭够了,一抬头他的两个小朋友都不见了。

    海格吓坏了,以为他们被毛团团们缠走了,而就在这时候还真就传来了毛团团们清脆的咔哒声,那是它们的螯发出来的声音。等海格循着声音跑过去时,和想象中的两个小朋友鲜血横流,缺胳膊断腿的场景完全不同,呃,似乎是毛团团们在害怕?

    又一次被他家女朋友条件反射的护在身后的夏洛克硬邦邦的说:“我亲爱的琳,看来你的动物缘不怎么样。”

    就在先前海格兀自沉浸在悲伤中时,这对小情侣就不耐烦的溜了,以及夏洛克也推测出来当年的事故是怎么一回事了,现在只差实质性的证据而已。夏洛克用意味不明的语气说:“神秘人——再说一次,这个代号很蠢——我们亲爱的汤姆同学,是个很优秀的学生。”后半句都变成咏叹调了。

    “显而易见,斯拉格霍恩教授的鼻涕虫俱乐部里的历届成员都是各学院里的佼佼者,以及斯拉格霍恩教授很享受着和他们合影时被簇拥被突出来的感觉,但偏偏缺少了四二年至四五年的合照,我想那缺少的合照里必然有汤姆同学的。”斯拉格霍恩教授想拉拢从神秘东方的小艾同学,让她加入他创办的鼻涕虫俱乐部,小艾同学确实去见识了下,得到了不少有用的资料呢。

    就在这时候夏洛克突然握紧了她的手,“来了。”

    一小群八眼巨蛛簌簌来了,它们把夏洛克和艾琳围住了,桀桀着要尝尝新鲜的人肉,可下一刻当艾琳用她那双充斥着不见底黑色的眼睛看过去时,捕食者与被捕食者的关系就颠倒过来了!

    ——唔,都说了人家武力值高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