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霍格沃兹09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圣诞假期结束,新学期开始,而就在这半截学期中,霍格沃兹多了一位占卜课教授,西比尔·特里劳妮。

    显然,拉文克劳非麻瓜出身的巫师们大多是知道特里劳妮的,夏洛克状似随意的问了问,再又盯着坐在教授席上的特里劳妮看了片刻,收回视线来,白皙的手指在长桌上有规律的敲动着:“显然,半道进了霍格沃兹做教授的占卜家做了和黑魔王有关的预言,海格竟然也知道,看来是在校外做了预言被海格偷听到了,这真有趣。”

    艾琳同样明亮的眼睛看向了教授席,和邓布利多深远的目光接触,艾琳很自然的冲校长露出个乖巧的笑容,也没有立即把视线收回来,而是落到了西比尔·特里劳妮身上。

    虽然在夏洛克的帮助下,艾琳构建了她自己的思维宫殿,但不同于夏洛克没有给他的思维宫殿留出足够多的空白房间,以至于再装什么新知识的时候还要把部分记忆删除,艾琳的思维宫殿足够宽敞,也就是说关于她曾经看过的和现在所处平行宇宙的事,她都还记得很清楚。西比尔·特里劳妮,她是贯穿故事始终的人物,一则预言预言出了救世主和伏地魔的灭亡。

    艾琳对她格外印象深刻,却不是因为这则耳熟能详的预言,而是特里劳妮做出的另一条预言,“十三个人一起吃饭,饭后第一个站起来的人就会第一个死。”在阅读完全书后,这条预言完全是正确的,艾琳对这种语言中所蕴含的力量比较好奇,只是不知道西比尔·特里劳妮在做出正确预言时,又是运用了什么规则?

    教授席上的特里劳妮接连遭受到两道直击心灵的目光,再也没能控制住,打翻了手中装着南瓜汁的杯子。

    对此,艾琳有那么点不明所以。

    夏洛克毫不客气的笑起来,他朝他家女朋友眨了眨眼:“亲爱的琳,看来你的动物缘还是不怎么样。”

    艾琳盯着露出闪亮牙齿的夏洛克五秒,敲了敲魔杖,把夏洛克面前的奶茶换成了牛奶,并且还附送一个同样灿烂的笑容。

    夏洛克:“……”

    又被秀一脸的小鹰们:“……”他们俩就没意识到周围还有无辜群众吗?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学年里霍格沃兹脱单的人数比往年高出了最起码百分之三十。

    ……

    第一堂课是变形课,麦格教授一向提前五分钟到教室,这一次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而是踩着上课时间才急匆匆而来,就在麦格教授进教室的前一刻,早饭只吃了足够身体需要量就溜走找他的线人去了的夏洛克刚进来,坐到艾琳身边,神情中已经没有原先“唯恐天下不乱”的期待。

    不仅如此,一节课下来,夏洛克都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而且不仅他不大对劲,就是在课堂上一向专心致志教学的麦格教授都是心不在焉的。小鹰们面面相觑,传达着彼此的疑惑,而和他们一同上课的小獾们则完全没看出问题,还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喜悦中呢。

    等下课了,艾琳目送麦格教授急匆匆离开,等教室里的其他同学都离开后,拉了拉心不在焉——小艾同志自然看得出来会魔法的咨询侦探心不在焉,而不是沉浸在思考中了——的夏洛克,“或许你该和我说说你从你的线人那里得到的最新资讯。”

    夏洛克不说话,还保持着他已经保持了一节课的“缄默”状态。

    “你不打算说?唔,好吧,反正我也已经知道了。”艾琳对她家男朋友这样“抗拒从严”的态度也习以为常了,她说完这么一句,就收拾着书包准备去上第二节课了,结果被从缄默状态中解除下来的夏洛克伸出的一只手制止了,他双手合十放在下巴处,一脸正在思考着要怎么开口的样子。

    “快说,我们还要去上第二节课。”小艾同志嘴上这么说,但她却已经把书包放下了,不出意料的被她家男朋友瞪了一眼。

    “关于预言,”夏洛克慢吞吞的开口了,但他下一刻就反应过来了,不由得扬高了声音:“等等,你已经知道了?”

    “难道不是你说的,线人是作为侦探必不可少的吗?所以说你有你的线人,我也有我的,在你跑去海格的小屋,在他招待你吃他自己做的岩皮饼时,我已经通过我的线人知道了事情的经过。”艾琳越说越小声,因为夏洛克脸色随着她的话越来越难看了,等到最后艾琳停下来,他神情变化莫测,最后又归于平淡了,语气相当冷淡的说:“我真高兴看到你这么淡定的模样啊,这很好,你学会了冷眼旁观,不动感情,这真的很好。”

    听听就知道,这冷淡下那咬牙切齿几乎都要溢出来了。

    “因为你在我身边。”艾琳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

    夏洛克斜睨她。

    艾琳顿了顿才说:“你已经听到了,我不会再说一遍了。”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夏洛克不甘心的哼了一声,不过却没有再在这里纠结了,感谢他那非同凡响的大脑,他连小艾同志讲这句话的神态都能记得一清二楚,不过这也不耽搁他生闷气,再说话的时候加重了音节,“那想来你也知道了预言里提到的拥有着神秘力量的,并且能打败黑魔王的,来自神秘地方的人指代的是你了。”

    “所以是在担心我吗?”

    “艾琳!”夏洛克恼羞成怒的叫着女朋友的名字。

    艾琳无视了夏洛克凶狠的表情,她凝视着他,夏洛克有点不自在的转开视线,恶狠狠的说:“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总是在这种显而易见的事情上纠结,不仅浪费彼此的时间,还让我会忍不住怀疑是多巴胺的释放让你的脑袋变得——”他哽着脖子没把接下来找揍的话讲出来,“你懂我的意思。”

    艾琳倒没有说要揍他,她只是用指尖撑着头,歪着看夏洛克:“我想我就是想看你现在这种口是心非的模样吧,所以我们能说正事了吗?根据这所谓的预言——我不得不说,这则预言的时间真的很微妙,就在我们在小汉格顿将黑魔王分裂到冈特家族戒指里的魂片取出来后——我们现在被顶缸要成为这魔法界的救世主了?难道你不高兴作为勇士去打败魔王吗?”

    “哦,你是说玩分裂组合游戏的魔王,那我还真是兴奋极了!”夏洛克往前倾身对着艾琳逼近,露出夏洛克式的假笑,语气嫌恶极了,又挑了挑眉:“说起来,我也没看出来你有多兴奋。”

    艾琳皱眉做出努力思考的样子,然后给出一个理由:“因为我不是格兰芬多?”

    “好得很!”夏洛克呲牙咧嘴的说,“那我们就去找勇往直前的格兰芬多,先发制人。哦,或许我们还可以拜访下分院帽,让这顶奇妙的帽子来给我们重新分一下学院,把我分到格兰芬多,把你分到赫奇帕奇去,这样难道不是更有趣吗?”

    夏洛克说完就气呼呼的站起来,似乎打算马上冲进校长办公室这么做一样。

    事实上,夏洛克还真的冲进校长室了,就在二月里霍格沃兹外出现了噬魂怪后。

    “关于伏地魔,哦,这个名字现在还不能说出来,那就神秘人的魂器,我想我们可以帮上忙,鉴于邓布利多校长你终于意识到亲爱的汤姆同学把自己切片了而正私下里调查关于魂器的事。关于这件事,我想我们最好问一问斯拉格霍恩教授,他那么喜欢成为焦点人物,炫耀自己的学识,总是会在他最喜爱的学生面前说教一番的。”

    夏洛克炮语连珠的说完,还不给其他人消化的时间,就又挑起眉扫视了一圈校长办公室脸色各异的教授们,最终落到邓布利多校长脸上,假模假样的又说道,“哦,或许你们放外面的噬魂怪进来,让它们来给你们验证一下,艾琳是不是预言中的能够打败黑魔王的人?如果是的话,我们就皆大欢喜了,如果不是的话,似乎也没有什么损失,不是吗?”

    还嫌刺激不够一般,夏洛克又丢下一颗深水鱼雷:“唔,我说不会有什么损失,是因为我们坐拥着当代最伟大的白巫师,曾经打败了第一代黑魔王的白巫师啊。不管当初是真的用魔法对决了,还是动之以情了,是的,两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碰触火花非常简单,而且十分致命,这里的致命不仅有字面上的意思,还对照了悲惨的事实,当初真的涉及到人命了。我猜是你的亲人,哦,你的妹妹,当初或许只是个意外,但意外终究是发生了,所以你们两个才分手的不是吗?”

    教授们:“!!”

    画像里的历届校长:“!!”

    俗话说八卦是人之常情,众人/画像的注意力首先集中的不是打败伏地魔这件事,而是邓布利多和盖勒特·格林德沃的恋情上,一时间纷纷或正大光明或偷偷的把视线转移到邓布利多身上。

    邓布利多:“……”

    夏洛克肆无忌惮的翻了个大白眼,把手往校长办公桌上一拍,假笑道:“现在,我们可以打开天窗说亮话了吧?来商量下怎么打败第二代黑魔王!”他真是受够了他们的踌躇,以及对艾琳的试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