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番外长长长06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前面提到了关于艾琳肚子里宝宝的胎教问题,就像约翰说的,夏洛克一开始对胎教嗤之以鼻来着,但他就是那么的口是心非,又或者终于有了点做爸爸的觉悟了,就很兴致勃勃的用在他在伦敦肆意横行,不,是破案的过程来做胎教。

    对此,大部分在听到后的表情都是“wth”/“认真的吗”,约翰还和哈德森太太吐槽了一个下午——好吧,一开始是在吐槽这独树一帜的胎教方式,一说开那要吐槽的事情真是太多了。

    约翰还想起来他第一次见到夏洛克的父母的场景,在他的认知里能养出麦考夫和夏洛克这对兄弟的父母,怎么也该是他们俩的翻版吧,但事实上福尔摩斯两兄弟的父母很普通,普通到约翰都产生一种“这是他们两兄弟的父母?不会是从哪里雇来的演员吧”的错觉。

    事实证明,他们俩还真的是麦考夫和夏洛克的父母,以及当妈咪很是稀疏平常的摸了摸麦考夫的脸,而麦考夫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躲开时,约翰就确定他们真的是福尔摩斯两兄弟的父母,上帝啊,那可是麦考夫,大魔王麦考夫。

    剩下的相处约翰就不知道了,因为大魔王朝他微微一笑,饶是上过战场挨过枪子的约翰也认怂,拔腿就跑了。

    但真的说起父母来,艾琳那边也不大正常吧,说真的就算不是那么情愿承认,约翰认为艾琳的爸爸看起来比他还年轻,唔,和夏洛克相比也是。

    好吧,说到这里似乎又跑偏了,还是哈德森太太把话题拉回到胎教上,但也不是那么正,因为哈德森太太提到了她原先见过的四岁的夏洛克,老太太还嘀咕着:“也不知道夏洛克是把他送回他妈妈身边去了,还是送回到福尔摩斯夫人身边了。哦,那可真是个非常可爱的小男孩。”

    知道真相的约翰差点被红茶呛到,脑海里《四岁男童和成年亚裔女士结合,孕育新生命,是道德的沦丧,还是精神病院出走的精神病人?》就跑出来刷屏了。得,下午茶时间到此结束了,哈德森太太。

    当然了,今天不是要来说约翰和哈德森太太的脑洞的,而是说消息在传递过程中的扩散性。从贝克街221b到苏格兰场,又到了第欧根尼俱乐部,再到福尔摩斯老宅,似乎一夜之间连夏洛克的流浪汉网络里的流浪汉们都知道“铁树开花”了,以及夏洛克的独树一帜的胎教方式了。

    或许,还要加上平行宇宙的邻居们,天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的。但这也说明了他们的好人缘,以及大家对艾琳肚子里宝宝的期待,所以说当夏洛克再从伦敦打了卡回到艾家庄园时,迎接他的就是一堆还没有拆完的包裹。

    夏洛克扬了扬眉,在弄清楚那是做什么用的后,又不以为然的撇撇嘴。只是艾琳从他回来就没有理他,他往艾琳那边瞄了一眼又一眼,终于按捺不住的走过去,往艾琳正在翻阅的书本上瞥了瞥,然后就黑了脸,从鼻子里发出了重重一哼。

    艾琳抬眼看了看他,又低下头看手中托尼送过来的书了,还说着:“虽然托尼是典型自恋型人格,有自毁倾向,嘴上不饶人,爱穿内增高鞋(?),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他确实是个天才,我是说在机械工程方面。我和你说过吧,他是mit优秀毕业生。唔,他说他可以保送宝宝上mit,他的话翻译下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mit?”夏洛克嗤笑一声,作为剑桥大学的优秀毕业生,夏洛克才看不上mit呢,只不过咨询侦探你是不是忘记了,你家亲爱的也是mit毕业的?哦,他想起来了,所以就生硬的转移了关于名校间的互相诋毁的话题——托尼也诋毁过剑桥,另外夏洛克也同样看不上麦考夫读的牛津,不过牛津和剑桥都相爱相杀那么多年了,也就不足为奇了——转而把炮口转向了一直想做教父而“贼心不死”的托尼,“哦,我想斯塔克的原话里肯定包含了‘我是托尼·斯塔克’的字样。”

    托尼的原话里还真包括了这句话,以及在这句话后面接的是:“我有钱,随便给mit捐几栋楼换一个入学名额完全不是问题。”说得好像艾琳和夏洛克的宝宝,靠自己就考不上mit似的,显而易见托尼又意在贬低夏洛克了。

    等等,这里面似乎还涉及到了平行宇宙两所麻省理工学院的问题呢。但这对‘我是托尼·斯塔克,我有钱’的托尼真的不是事儿,在他们经历过《生化危机》世界时,托尼就考虑起做跨平行宇宙的生意了,这还真不是说说而已的,托尼现在在艾琳所在的平行宇宙就有合法的身份,他还很堂而皇之的用了他原来的身份就叫安东尼·斯塔克,连公司都办起来了。所以说呢,不管在哪个世界读mit都不是事儿。

    对托尼这么土豪的行径,夏洛克翻了个大白眼,刚想丢一个“无聊”出来,艾琳翻了一页很随口说:“你知道托尼和麦考夫私下里有接触,似乎在谈什么合作的事吗?”

    “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意外呢?”夏洛克干巴巴的说道,反正这两个都是他讨厌的,他一点都不想谈起他们俩,就百无聊赖的往身后的长沙发上的一躺,结果就看到那已经被拆开的一个包裹上有他家大魔王的笔迹,顿时就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拿起那个漂洋过海的包裹没好气的问艾琳:“这是什么?”

    艾琳看过来眨了眨眼,装傻充愣般回道:“你自己看到了啊,那是麦考夫寄来的。”

    夏洛克怒视他家亲亲老婆:“那你为什么不拆约翰寄来的包裹?”

    艾琳给出一个很好很强大的理由:“因为我不拆开就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啊。”

    这在逻辑上太说得过去了,因为夏洛克自己一瞥那堆还没有拆开的包裹,不用看包裹上的寄件人名字,他就知道哪个是约翰寄来的,以及里面装得是什么。但逻辑说得通归说得通,夏洛克可不高兴了,当然里面除了艾琳竟然拆了麦考夫寄过来的包裹外,还有麦考夫试图插手到他和艾琳的孩子的早期教育上来。麦考夫是什么意思?认为他和艾琳不会把孩子教育的很好吗?

    夏洛克咬牙切齿的,转身就拿起他的手机噼里啪啦一顿敲。

    艾琳转过身就看着他做这件事,等他鼓捣完了,有那么点好奇的问:“你做了什么?发短信问候麦考夫的牙医,或者节食单?”

    夏洛克现在一点都不气鼓鼓的了,他得意洋洋起来:“我把西奥多的照片发给妈咪了,等明天我想妈咪就会带着麦考夫婴儿时期的照片闯入麦考夫的办公室了!”在福尔摩斯家,妈咪可是*oss来着,麦考夫有的受了。

    艾琳显然也清楚这一点,她笑起来,“我应该说干得漂亮吗?”

    “你应该。”夏洛克说的还真是理直气壮,他顿了顿后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你再明智一些,你就不该被其他人灌输给你的想法所左右。”

    艾琳将这句话翻译了下说:“你是说麦考夫的?”

    夏洛克:“……没错。”

    “可他把你教得很优秀呀。”艾琳眼神柔和下来,夏洛克对这句话反驳力道可就不会那么大了,鉴于他还真的是被麦考夫养大的,演绎法是麦考夫自创后教给他的,不可否认他很多理念都受到麦考夫的影响,但他才不会承认呢。

    咨询侦探轻哼一声,凑过去给了艾琳一个迟来的吻,就当是转移话题了。好吧,这个话题转移的很成功,他自己也高兴了,因为艾琳的注意力又回到了他身上了。

    ——由此也可以看出来为什么麦考夫会对弟弟养育侄子/女而忧心忡忡了吧。不过呢,大英政府总是会得到他想要的,达成他想要达成的目标,就好比他那蠢弟弟把他未来侄子/女的姓氏都让出去了,这总得要他这做哥哥的操心不已不是。

    这件事吧也给了夏洛克一点启示,他开始尝试着普通人(约翰)提起过的胎教方式了,比如给宝宝听音乐,他又开始折磨他那把价值连-城的小提琴了;再比如给宝宝读书听,托尼送过来的有关机械工程学方面的书籍,当然得pass了,他哥哥送来的书不管是是什么书,也必须pass,约翰送来的童话书,同样的pass。在这种情况下,夏洛克就纡尊降贵的自己挑选了一系列不那么高冷但也不那么金鱼的书,在躺在艾琳身边给她和肚子里宝宝读的时候还很不情不愿的。好吧,艾琳伸手给他梳理卷发的时候,他就从不情不愿变成勉为其难了。

    那么被夏洛克挑选出来的书籍是什么,托尔金的《魔戒》。

    这似乎预示了什么,所以当他们穿梭到美如画的中土世界,来到瑞文戴尔遇到了爱隆领主的小儿子,有着一头金发,耀眼到无以复加的埃斯特尔,也就无可厚非了。

    ——这还真是前世今生的缘分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