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洛京,扬州,风起

    今夜将是我们集体的离别之夜,为曾经的岁月留念,为未来的生活祝福。

    傍晚时分,一帮人依约到了离学校不远的一家名为“贤云居”的酒楼,没有人迟到,所有人都很珍惜着难得的一刻。

    虽说带着伤感,但不大一会儿,场面就开始热闹开来,大伙儿席间推杯换盏,彼此间互诉衷肠。

    十一点多,聚餐快要结束了,大家也都准备各回各家了。

    这时,李里站了起来,扬声说道:“各位兄弟姐妹,四年时光就这样过去了,也不知大家日后还能不能再聚。

    反正我们最轻松地日子就只剩下三天了,三天后大家就要各奔前程。

    那么明天我们去未央湖游湖烧烤,最后放松一下怎么样所有费用我来出,大家只要带个人去就行了,怎么样”

    话音刚落,就有一破锣嗓子响起,“去,必须得去啊,这可是打土豪、宰地主的最后机会了,不去会遗憾终生的啊。”

    大家不用看也知道说这话的是专业里的活宝——杜喜善,听完他的话,大家也是嘻哈一片。

    没有人不知道李里是专业里有名的高富帅,兼且为人风趣、豪爽,在大学里很是团结了一帮人,当然,多数是女生。

    嘻嘻闹闹间,有不少人都报名了参加明天的游湖。

    余下不去的也大都是因为工作原因或是已经定好了明天的票打算回家的。

    这时,刘凡一肘子拐醒了坐在右边正魂不守舍、神游天外的花易,侧身靠近花易低声说道:

    “你小子盯得空气都快长出花儿了,唉,忘了她吧,你以后会遇到更好的啦,行了回神了,明天的活动你去不去别说你连宿舍兄弟的面子都不给啊。”

    花易虽说平时给人的感觉确实有那么一点淡漠,喜静不喜动,但对这几个同住了四年的舍友间的感情还是看的很重的。

    微微转头看了坐在另一桌的“她”一眼,想了想明天也没什么重要的事,也就从善如流了。

    “没问题,肯定去”。

    “这才对嘛,好了,明天起床叫我。”刘凡乐呵呵的说道。

    花易的脸瞬时一僵,无奈一笑,道:

    “你这家伙,最好睡死。”

    刘凡嘿嘿一笑,然后就转过头继续跟他的女朋友林文娟甜蜜起来,彻底地抛弃掉了身边的好哥们儿。

    花易看到此景确是心中一暖,刘凡刚才的插科打诨都只是为了让他从悲伤地心情中走出来......

    没多久,参加明天游玩活动的人选就确定下来了,大家也就三五成群地出了酒楼,这是真正的散伙饭,只是现在的大家都没有那种深切的感触。

    刘凡和李里带着各自的女朋友搭车走了,宿舍的另五人当然就只能共挤一车了。

    唐天眼疾手快地打开车门,然后一屁股就占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还得瑟地摇着因喝酒已经红的跟猴屁股似的脑袋感叹道:

    “凡事都要先发制人啊,哥始终是哥啊!”

    四人没搭理他,陆续上了车。

    沥青的马路,昏黄的灯光,清冷而柔和的月光,车子缓缓向前行去。

    学校门口的广场上,没一会儿,五人慢慢腾腾地下了车,司机师傅驾着车便一溜烟地驶出了广场,消失在了迷蒙的夜色中。

    偌大的广场在大照灯的映射下一览无遗,看着这无比熟悉的地方,五人内心都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不论是平时多么没心没肺的人,此刻都有着一种难以言语的伤感。

    杜喜善首先打破了沉默,“哥现在是又累又想吐,爱卿们,伴驾回宫吧,哈哈哈......”

    话音刚落,就美美地享受了一顿拳脚大餐,就连一贯淡漠的花易也没忍住而掺了一手,不过沉闷的氛围却是消散了不少。

    “你们先回吧,我想......一个人在校园里再转转”。花易温和淡漠的声音响起。

    “小心夜路遇鬼哦,嘿嘿,啊,啊。”年龄最小的张小鱼道。

    这小子从来都没个正形。

    “赶紧滚蛋吧,你们。”花易笑骂道。

    “早点回来,那我们先回去。”

    一直都沉默寡言的苗仁树双手插在裤兜里,咧嘴说道。

    然后几个人就勾肩搭背地向生活区走去。

    花易看他们走远,便也转身走进了校园。

    这个时间点,除了那极少数的还在拼了命学习的好孩子们仍在挑灯夜读外,其他人则是早已回到了宿舍那一亩三分地。

    所以,此时的校园在月色及路灯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清静。

    或许因为是盛夏时节,夜晚的微风也带着丝丝暖意,再有偶尔的几声蝉鸣蛙叫,整个校园就似一个不染尘俗的世外桃源。

    独自一人行走在宽阔的校园大道上,感受着静谧祥和的氛围,回味着在这里的点点滴滴,花易的心中无比宁静,渐渐地,心中什么也不想,就那么随意地走着。

    不知不觉间,走遍了大半个校园,花易施施然地从幽深的林荫小路间踱步迈出,自然而然地来到湖边。

    校园里的人工湖是学校的一大特色,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都喜欢坐在湖堤上读书、聊天。

    亦或是什么也不做,静静地坐在湖边发呆。

    此刻,湖岸垂柳的万千细枝随风轻拂,湖中月影垂沉,再有蝉鸣蛙唱,微瞥间还能看见几尾湖中红鲤逐月而出,这是怎样的一幅如画美卷。

    花易不禁沉醉其中,近乎万年不变的淡漠面容也不自觉露出了甜蜜的微笑。

    这一刻,花易感觉到似乎整颗心都被洗涤了一般,晶莹剔透,纤尘不染。

    展开双臂,似想拥抱这一切。

    不经意间的一瞥,却让他整个人都呆愣了下来。

    右侧湖弯处的那株硕大的垂柳下,静静地坐着那个令他心湖起浪、相思难了的女孩。

    花易正站在她左后方十余米的位置,从这个角度看去,女孩双目迷离地望着湖水,瘦削精致的脸庞上,琼鼻微露,红唇微抿,圆润的下巴被屈膝顶肘的左手微微托起,右手横放于腿腹之间,伸直的右腿也只能略见笔直光洁的小腿和正左右晃动的小脚丫,再搭上露肩恤衫和一蓝色热裤,完全衬托出身材的修长秀美,如画般的湖光月色更是给她披上了一道梦幻的光纱。

    此刻的她,就如那月下的精灵,是那么的纯粹,自然,充满了一种令人窒息的美丽。

    花易不知如何形容这一刻的心情,心脏似是停止了跳动,只知呆呆地望着那月下的精灵......

    仿佛过了一万年那么久长,花易从一声深深的叹息声中醒来,这是她的叹息,花易从中听到了无限的怅惘和忧伤,脸上的神情似也显得忧伤和落寞。

    花易这一刻感觉整颗心都融化了,只想轻柔地将她拥在怀中,给她温暖,给她呵护。

    但他刚提起的脚步却又静静地落了回来,心里自嘲道:“呵呵,对她来说,我又算什么呢,一个熟悉的陌生人罢了吧。”

    伤感地,静静地望着那个女孩,这短短十来米的距离却似天堑一般,让他的心隐隐作痛。

    无论欢喜或是悲伤,都值得回味,但那始终只是上一刻的事。

    花易看她轻柔地站起身来,拍了拍身后的尘土,看了一眼天空的明月,留下了一声长长的叹息,沿着湖堤缓缓朝校门口的方向行去。

    若她稍微侧身,便能看见花易,但可惜的是她没有。

    况且,就算彼此看见了,一切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飞刀之下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