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大结局

    10月份, 电影《时空重启4》杀青。

    也是10月, 帝都发生了两件轰动全国的大事。

    第一件是帝都首富沈家掌权人沈衡因故意杀人罪入狱, 揭开沈怀明当年车祸真相竟是被自己亲生父亲蓄意谋杀。

    沈家人没人敢惹, 沈衡的狠辣也是众所皆知。都说虎毒不食子,沈衡居然能对自己亲生儿子下此毒手,令很多人唏嘘不已。不过大家也只敢在心里这么说, 不敢公开发表类似恶意的言论,原因嘛,因为第二件事:

    ——沈家私生子成为新一任沈家掌权人。

    没有人知道这个私生子到底是谁,也没有人见过他长什么样。

    但是传闻,沈家新任掌权人手段狠厉不亚于沈衡,他接管沈家半个月时间, 就将沈家以前败坏的风气彻底整改。而沈衡之所以会入狱, 也是因为这个新上任的掌权人。

    沈衡被判刑十年,却在入狱的第二个月,病死狱中。

    有传言说, 沈衡并不是真的病死, 而是因为某个新上位者的缘故。

    权势这种东西,美得令人垂涎,谁也不知道沈衡从狱中出来会不会来报复, 因此斩草除根是最简洁有效的办法,也符合沈家人的作风。

    至于沈衡到底是怎么死的?就无人得知了。

    能做出将自己亲生父亲送进监狱这种事的人,想想就令人毛骨悚然,更别说加上那些神乎其神的谣言的辅助。

    传到最后, 沈家私生子,新任掌权人,几乎与地狱修罗划等号。

    沈家并没有因为沈衡的死而倒台或者颓败,反而因为新任掌权人神秘的传闻和狠厉冷酷的手段而更加令人敬畏。

    大家不敢对沈家和新任掌权人的事过多讨论,于是只能将茶余饭后的话题转移到娱乐上。

    比如说,电影《时空重启4》定档12.25圣诞节。

    比如说,《时空重启4》宣传片花的最后两秒钟出现的那个身影。

    《时空重启4》电影官宣的那一天话题上了热搜第一,国际巨星亚洲影帝修泽领衔主演,好莱坞大导演简.史密斯的良好口碑,再加上《时空重启》前面三部累计的超高人气,网上掀起一阵“时空狂潮”,直接使第四部 未播先火。

    宣传片花最后出现的那个仅有两秒钟的身影,使时空粉们炸了:

    “最后那个黑色身影是谁?是劫森吗?劫森真的复活了是不是?”

    “他手里拿的是亡灵之杖,肯定是劫森!可是这个身影又不太像修泽,难道是另外一个boss?”

    “如果这个人不是劫森,洛瑟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绝对是劫森复活了我不管!”

    网上大家对片花争议纷纷,最后得出一种被绝大多数时空粉认同的说法,那就是:“劫森复活了,却换了演员。”

    时空粉对于修泽分饰两角是相当满意的,如今得知劫森可能换了演员,心情自然不好。因此,甚至还有粉丝把史密斯导演多年前的一个专访挖出来。

    专访中有一个问题是,为什么让修泽一人分饰洛瑟和劫森?

    史密斯导演的回答是:“没人比修泽更适合洛瑟。没人够格演修泽的对手,除了他自己。”

    如果劫森换了别的演员,这不是打脸吗?

    而史密斯导演一直没有站出来说话澄清,官博也只说让大家静候电影上映,并特意提了一下关注电影最后的彩蛋。于是大家在等电影上映的同时,也在等着看史密斯导演打脸。

    12月25日圣诞节,《时空重启4》上映,大家或多或少都抱着看史密斯导演打脸的心态去电影院,然而从电影院出来的人,没有一个不表示“我特么都惊呆了”“震惊我全家”。

    还没去看的人则表示疑惑:“劫森到底是复活了还是没复活?”

    答:“复活了。”

    问:“劫森复活不是预料中的剧情么?为什么大家都说被惊呆了?”

    答:“你看了电影最后的彩蛋就知道了。”

    上映一周后,电影最后的彩蛋才被传到网上。

    乍得一看,这个彩蛋跟之前三部的彩蛋相差不大,就是一些采访和电影花絮,对话也相当的无聊。

    史密斯导演在镜头前说着:“开播前很多人问我第四部 劫森有没有复活?我说,没有。是因为劫森一开始就没有死,他只是失去了法力,归于虚无。在第四部出场的劫森,是普通人的形态,因此需要更换演员。”

    主持人问:“史密斯导演,您曾经说没人够格演修泽的对手,如今劫森的演员却换了人。大家都在等着看您打脸,您对此有何看法?”

    史密斯导演道:“没人比修泽更适合洛瑟,没人够格演修泽的对手,除了他自己以及他生命中的那个人。”

    主持人问:“您的意思是,劫森和洛瑟是官方cp了?”

    史密斯导演两手交叠放膝盖上,笑了笑道:“我从没说过他们不是cp。”

    这个彩蛋,再结合电影的最大看点:

    《时空重启》系列中,劫森的每一次出现,世界都会有一次大的风暴。在第四部 中,当世界又出现一场大风暴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劫森复活了,结果出现的人是洛瑟。

    准确来说,是走火入魔的洛瑟。

    他双眼血红,脚踩骷髅,手上提着一把长刀,冰冷的刀刃滴着血。

    接下来,是一场敌我不分,血流成河的屠戮。

    没有人能阻止他,或者说,没有人阻止得了他。

    洛瑟变成第二个劫森,世界在沉寂了五十年后,迎来第二场浩劫。

    也印证了电影宣传语:当正义变坏,世界将迎来永暗。

    在片尾,一阵古老音乐响起来的时候,洛瑟停下了一切动作。

    他在风暴血光中回眸,大雪停歇处,白色沙漠与阳光交接地方,站着一个黑色身影,他穿着黑色风衣,手里拿着一个金色法杖,静默地望着这个地方。

    洛瑟眼中的血红色和杀气慢慢退却,意识清醒,风暴停止。

    隔着刀光剑影,万千骷髅,意识苏醒的洛瑟与变成普通人的劫森遥遥相对,两人目光缱绻,深情款款,让人无法不想入非非。

    因此所有人看了这个彩蛋,第一反应都是:

    “啊啊啊啊我磕的cp是真的!!!”

    “人生圆满了!劫森洛瑟这什么神仙爱情啊啊啊!”

    过了一会儿,大家才反应过来彩蛋中传递的另一个讯息:

    “等等,什么叫做,除了他自己和他生命中的那个人?”

    “生命中的那个人?卧槽!不仅劫森洛瑟是真的!修泽和劫森的饰演者,他的老师乔越也是真的!卧槽卧槽卧了个大槽!”

    “什么?这感人肺腑的师生情其实是爱情???震惊我全家!!!”

    慢慢的,大家都忘了他们一开始其实是来发表影评的。

    “修泽和乔越?艺人和导师?怎么感觉有点好磕?”

    “所以,这是年下还是年上?”

    “我觉得是年上,毕竟电影里劫森是攻!”

    “我的森瑟cp不可逆不可拆,我站一秒年上,不过……我们的大影帝好像是比他老师高,原谅我身高控,现实中我站泽越!”

    “这出柜出得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你们继续,别管我,我血量多,扶我起来我还能磕!”

    话题#亚洲影帝修泽与其导师乔越彩蛋出柜#一跃超过#《时空重启4》12.25上映#成为热搜第一。

    当天,两人在微博公开出柜。

    距上一次修泽发微博:有伴,拒绝炒作后一年,修泽发表第二条微博:

    一切重回原点,我还要与你在最开始相遇的地方再重逢一次,再爱你一次@乔越。

    这句话的原句是“万物归于伊始,只为与你在最开始相遇的地方再重逢一次”,出自电影《时空重启2》。被修泽这样一改,用作情话,当真是又煽情又感人。

    乔越转发:嗯。//@修泽:一切重回原点,我还要与你在最开始相遇的地方再重逢一次,再爱你一次@乔越。

    电影两位主角的出柜,又为电影带来了一大波人气,不看科幻片的女孩子,都为了这两人的爱情去看,最后《时空重启4》的票房达到了《时空重启3》的1.5倍,在电影界创造了史无前例的奇迹。

    因为两人是在彩蛋出柜的,所以泽越cp被称为“彩蛋夫夫”,又因为两人合演《时空重启4》,被称为“时空夫夫”。

    关于两人攻受问题,有人站年上越泽:“从他们两个的出柜微博就能看出来,修泽发了一堆情话,而我们乔老师只用了一个‘嗯’字,攻气十足,瞬间摆明立场,看不清攻受的那都是眼睛瞎了。”

    而站泽越的粉丝完全不赞成这个观点:“像乔老师这么高冷的人,难道不该被推倒狠狠的欺负吗?年下他就不香吗?”

    当然,这个问题,那是说个三天三夜也说不清楚的,两位当事人对这个问题也是闭口不提。

    准确来说,是乔越不许修泽在媒体粉丝面前说,原因嘛,他好歹曾经是天景第一金牌经纪人,后来又是天景的副总,也是修泽的长辈,毕竟是长辈,所以……他编不下去了,简单来说就是要脸。

    关于修泽是沈家新任掌权人的事,修泽没有公开,他也不打算公开。沈家名声太臭,公开的话他国际巨星的名声就脏了,乔越对此没有意见,毕竟对他们两个的感情生活也没有多大影响。

    至于修泽为什么会成为沈家新任掌权人,要从那个雨夜说起。

    那天,沈衡被警察带走后,沈家保镖突然齐齐向修泽九十度鞠躬。

    沈家管家站出来,对修泽说:“老爷已经吩咐过我们,第二天太阳出来的时候,少爷便是沈家新任掌权人。”

    修泽自然是对这个位置没兴趣的,他说:“我不当,你们找别人吧。”

    那管家又道:“少爷已经签下终身不得与沈家脱离关系的合同,便是默认做沈家下一任掌权人。”

    说完将合同呈上。

    原来沈衡威胁修泽签下的三份文件分别是:

    其一,一辈子不得与沈家脱离关系。

    其二,沈衡死后所有遗产由修泽继承。

    其三,将沈衡的骨灰与洛清烟合葬于北岛枫山。

    那时两人才知道,沈衡最后说的还有一点私心,是那三份文件。

    沈衡病逝于狱中,是因为癌症晚期。

    沈衡早就知道他活不长,所以在一切发生前,让修泽签下那三份文件。

    前面两份文件,让修泽不得不坐上沈家掌权人的位置,而第三份文件,沈衡要求与洛清烟合葬,洛清烟终归是宁枫的妻子,所以沈衡与洛清烟合葬,得问过宁枫的意见。

    修泽说:“宁叔他虽然曾经做过错事,但是,我在国外的那些年,他帮过我很多。上一辈的恩怨我无法插手,但是我也不能知恩不报。”

    于是两人去拜访了宁枫,并提了这件事。

    不过两个月时间,宁枫苍老了很多,鬓角冒出了好多白发,他望着墙上洛清烟的画像,深深叹了口气。

    “我这辈子,唯一做错的一件事,就是和梅心语设计了沈衡。我自以为沈衡和清烟分手,我就有机会,我想着,只要我对清烟好,慢慢的,一年,两年,不行十年,总有一天,清烟会被我感动爱上我。”

    “是我错了,若不是与沈衡分手,清烟也不会食欲不振,日渐消瘦,她也不会因此,难产死亡。”

    “我害死了清烟,也害了很多人,我娶了清烟,自以为得到了她,但其实……”宁枫苦笑了一下,低头看着自己裤脚下的假肢,似在回忆,似在嘲笑自己,“其实清烟从来没有爱过我。”

    “清烟葬在沅山陵墓,我就不去了,我让人带你们去。”

    宁枫这话的意思是同意了,修泽说:“谢谢。”

    “不用谢我。”宁枫说,“因为我想着清烟,她是想跟沈衡合葬的。”

    “最后,修泽,我要跟你说声对不起。因为我当年的自私,让你永远失去了母亲,让你这些年一直以为自己是孤儿,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

    修泽没有说话,双手垂在身侧,过了很久,留下一句“改日再来看您”便和乔越走了。

    两人带上沈衡和洛清烟的骨灰,去了沈衡口中的北岛枫山。

    正是枫叶红了的时节,漫山遍野的红枫,当真是美极了。

    骨灰埋下后,两人遇上了一对上山摘野果的中年夫妇。

    那位妇人看到了墓碑上的照片,凑了过来,说道:“这……不是小烟和小衡吗?他们……”

    修泽:“他们去世了,大娘,您认识他们?”

    那妇人看了看修泽,眼睛一亮,“你是小烟和小衡的儿子吧?跟小烟真是长得一模一样。”

    修泽点点头。

    妇人看着墓碑上的照片,眼睛有些发红:“小烟,小衡,他们还这么年轻,怎么就……孩子,你父母他们,是怎么去世的?”

    修泽没有多说,只说是病逝。

    那妇人也不摘野果了,在两人的墓碑前坐了下来,回忆道:“我活了这么多年,黄土埋着半截了,没有见过比小烟更美丽的姑娘,人也善良,帮我缝过衣服,也送了我好多我一辈子也买不起的衣服。”

    “他们两个都喜欢看枫叶,还说过,等过几年,就来这里盖个房子,有空就来陪陪我。可是,过着过着,几十年过去了,最后,我见到的却是他们两个的墓碑。”

    乔越也和修泽坐在了草地上,听着妇人说了一会儿,修泽问:“那我父亲呢,他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

    “小衡那小伙子好啊!我一辈子,就没有见过一个男人能比小衡对媳妇好的。人也长得好,又高又俊,我们村里所有的女孩子都喜欢他,而且也不介意做小的,可是小衡就只喜欢他媳妇,没办法啊,他对小烟啊,那是好得没得挑……”

    这时,站在一旁的大汉,妇人的丈夫不高兴了,说道:“还不是因为那小娘子长得俊俏,要我有一个那么俊俏的小娘子,我也对她百依百顺。”

    妇人一根枝条抽过去,那大汉跳了起来,吼道:“老婆子你干嘛呢?”

    妇人丢了枝条搓搓手,说道:“你就吹吧,人家小衡闲暇时间还会来帮我们干农活,你呢?你就只会翘个二郎腿嗑瓜子指挥人,老娘还不知道你吗?赶紧回去把晒着的豆子收了,这天黑的看着马上要下雨了。”

    大汉道:“我一个人怎么收得完?”

    “得了得了我跟你一起去收,二狗他婶说的没错,男人靠的住,母猪会上树。”

    妇人和大汉说着话走远了。

    乔越起身,将修泽从草地上拉了起来,唏嘘道:“大概没有人能想到,做了这么多坏事的沈衡,以前居然帮村民干过农活……”

    修泽说:“是啊,我也想不到,我的父母原来这么相爱。”

    两人在墓碑前磕了三个头,到村里找到这位妇人,给了妇人一些钱,让他们帮忙照看墓碑。妇人怎么都不接,说什么小烟以前喊她一声姐姐,作为姐姐,自然会好好照看他们的。

    最后两人离开的时候,把钱拿给了坐在门口玩沙子的小女孩,说给她买棒棒糖吃。

    一月初,两人到国外领了结婚证。

    走出民政局的时候,被国外的粉丝团团围住。

    乔越没有想到,在国内他们要躲粉丝,到了国外还得躲。

    修泽对于粉丝要求的签名合影通常是不会拒绝的,而今天,他明确的说了,只签十个。

    签完十个后,修泽突然侧身与他耳语:“上一回我们被粉丝围堵的时候,还记得我说了什么吗?”

    乔越耳朵有一瞬间发红,沉默了一会儿,他低声说:“我现在也想这么做。”

    话音刚落,后脑勺被扣住,紧接着唇被堵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开始还算淡定的粉丝发出尖叫,后面就是他们被一群粉丝追着跑了三条街,直到他们进了酒店。

    乔越喘息粗气说:“今天我们大概是出不去了,要不就在这里,订个房间住一晚吧。”

    修泽说:“好。”

    等到进了房间,看到铺满房间的红玫瑰花瓣和气球,乔越才明白修泽带他来这个酒店是蓄谋已久。

    “修泽你说你是不是……”

    乔越有些生气的转过身,发现修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朝他单膝跪下,手中捧着一对戒指。

    “本来想在公众场合这么做的,可是我又觉得你会不喜欢。”

    毕竟这样一来,两人的攻受情况就很明显,而修泽知道他的老师并不喜欢别人知道这个事。

    乔越耳朵有些泛红,语气不太好,实际上是害羞:“知道我不喜欢你还这样?”

    “可是我想这么做。”修泽抬头望着他,目光真挚而温柔,“虽然程序颠倒了,可是我觉得这是一个必要的仪式。”

    修泽的声音如同吟唱,在有着淡淡玫瑰花香的房间里悠悠响起。

    “老师,你愿意跟我结婚吗?无论生老病死,无论轮回几世,都与我相爱,相守,直到白头,直到死亡,你愿意吗?”

    修泽看到乔越朝他伸出手,但是老师并没有说出我愿意那三个字,而是以同样的姿势,也朝他单膝跪下。

    乔越的声音清冷中透着笃定,像是在宣誓。

    “修泽,我愿意跟你结婚,无论生老病死,无论轮回几世,都与你相爱,相守,直到白头,直到死亡。”

    修泽拿起盒子中其中一枚戒指,戴在了乔越的无名指,握着他的手指,俯身在他手背上落下一吻。

    “老师,你是我的了,这辈子都是我的。”

    “嗯,我是你的。”乔越说着,拿起另一枚戒指,戴在了修泽的无名指上。

    戒指戴稳的那一刻,乔越的世界天旋地转,等反应过来,他已经在丢在了房间中央用玫瑰花铺成心形的巨大圆床上,身前覆下来的宽阔身躯遮住了水晶灯莹亮的光泽。

    乔越瞥了一眼窗口,说道:“下雪了……”

    修泽“嗯”了一声,将他的唇彻底堵住。

    又过了一会儿,乔越侧过脸,大口喘着气,说道:“等等,电视还没关。”

    “今天是我们新婚之夜。”

    乔越的脸被重新拧过去,粗粝的指腹重重的按在他的唇上,修泽眸中闪过警告,“老师,专心点。”

    他盯着修泽看了几秒,两条手臂勾住对方的脖子,然后将自己的唇送了过去。

    身上之人漆黑的眸底火焰越来越旺,迅速形成燎原之势,一发不可收拾。

    电视也不用关了。

    两个小时后,电视机里的电影播到尾声,洛瑟在风暴血光中回眸,望向白色沙漠与阳光交接处站着的劫森。

    就像那一年,他们在雪夜重逢,车灯下,纷纷白雪中,立在车身旁的修泽突然回头看他。

    恍惚间,那夜的落雪与此刻窗外空中的飘雪相重叠。

    今夜,还很漫长。

    余生,不嫌漫长。

    (正文完)

章节列表